關燈
護眼
字體:

028 嫉妒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克洛廢品站是貍貓的地盤,如果能在那里迎戰追殺者,或許能順便解決掉貍貓的這個隱患。韓蕭放下手里工作,叫了呂倩一聲,待她回過頭,便道:“我想請假一天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行。”呂倩眨了眨眼,突然問道:“沒事吧?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一愣,“為什么這么問?”
    
    呂倩心思機敏,韓蕭平時懶洋洋毫無干勁,瞪著一雙死魚眼仿佛隨時都在走神,然而剛才氣質瞬間變化,剛好被呂倩捕捉到了,呂倩很難形容那一瞬的感覺,好像韓蕭給她的感覺忽然變得……有些危險?
    
    “如果有什么困難,我會幫你想辦法的。”呂倩認真道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盯著呂倩明亮的眼眸看了許久,呂倩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,稍微偏過臉去,伸手捋了捋鬢角,打趣道:“一直盯著人家看很不禮貌哦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收回目光,道:“我晚上不回來吃飯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呂倩有些失落,“本來想讓你嘗嘗我最新研發的菜式,胡椒菠蘿燉海帶焗排骨配香菜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打了個寒顫,我去,那是什么黑暗料理?
    
    請假很順利,韓蕭回到房間,找了個背包裝起機械臂,用防塵布裹起一代游騎兵,放上手推車,前往廢品站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“老大,那小子就是目標?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悄悄跟蹤在韓蕭身后,在韓蕭每次轉彎或回頭的時候,能第一時間利用身邊的環境、人群、公用電話亭、報刊亭隱藏自己,明顯經過專業訓練。他戴著微型耳麥,與兩條街外一輛舊車上的同伙交流。車上坐著五個蒙面人,這伙人便是盯上韓蕭的追殺者。
    
    他們是雇傭兵,兼職賞金獵人,代號“刺蜂小隊”,完成過數次任務,在暗網上口碑良好,“偶然”發現了韓蕭的行蹤。
    
    刺蜂小隊意識到這是吃獨食的機會,錢還在其次,如果能因此得到萌芽組織的賞識,他們就找到靠山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小子值一百萬?看上去就是個普通人,完全沒有難度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小隊的二號人物,長發男撇撇嘴,語氣帶著三分懷疑和七分輕蔑。
    
    隊長凱利正在檢查槍械,聞言沉聲道:“這里是星龍的首府,我們行動一定要快,殺死目標后立即撤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“目標已經出發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一輛沒有車牌的漆黑吉普車遠遠跟著韓蕭,車上坐著一支十三局外勤小隊,隊長李徽是此次行動的負責人,馮軍是行動顧問,八名外勤人員穿著全套的作戰制服,配備麻醉彈。
    
    正如韓蕭所料,追殺他的刺蜂小隊,確實是十三局借他人之手的最后試探。這群特工的任務是暗中觀察韓蕭的表現,并在必要關頭插手消滅雇傭兵,把韓蕭“請”到局里做客。
    
    刺蜂小隊是篩選后的棋子,破壞力有限,等到利用完,十三局會處理好手尾。
    
    馮軍轉換畫面,道:“韓蕭的路線是前往第七區克洛廢品站,刺蜂小隊正在跟蹤目標,如果戰斗發生在廢品站,造成的經濟損失將降到最小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貍貓的勢力、靠山等一切底細,十三局一清二楚,只要他們愿意,隨時都能讓貍貓人間蒸發,國家情報機構有這個底氣。
    
    普通人眼里,貍貓是一個不好惹的人物,然而和國家機構沒有任何可比性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落日西斜,為高樓林立的西都鍍上了一層金黃。
    
    克洛廢品站,貍貓對韓蕭的到來很驚訝,平常韓蕭固定早上來,兩個小時準時離開,絕不多待,今天這是怎么了?
    
    “我來你的地盤找些材料。”韓蕭隨口搪塞。
    
    貍貓不疑有他,象征性問了一句要不要一起吃飯,本以為惜字如金的韓技師不會答應,沒想到韓蕭立馬點頭同意了,仿佛就等著他開口一樣,貍貓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脫下口罩,貍貓第一次目睹他的真容,稍微感覺有些眼熟,卻沒有多想。
    
    暗網雖然有韓蕭的懸賞,但那是另一個層面的斗爭,一般勢力不清楚他的底細,貍貓的勢力局限于西都第七區的一畝三分地,很少登陸暗網,對萌芽懸賞印象不深,就像警方發出通緝令,大部分人都是一看就忘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戴口罩是為了保密,而現在已經沒必要了,十三局不會坐視他身份泄露,會幫著他處理掉貍貓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廢品場的休息站擺上了酒席,兩人落座,隨口攀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上次制造的槍械好用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73式黃蜂,有口皆碑的好槍,就連軍隊都在使用,其他軍火商一把槍要六七千,你可是給我省了一大筆錢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貍貓語氣很愜意,拿出一根雪茄剪開煙頭,點燃后吸了一大口煙,贊揚道:“而且你制造的武器,質量遠遠超過他們那些二手貨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不置可否。
    
    生產線的制式產品雖然質量有保證,但無法顧及每一把槍的細微差別,這些差別來自于材料本身的細微差異,高明的機械師如果手工制槍,可以進行微調和強化,適應每一把槍的細節,比流水產品多了一分生氣,常用槍的高手能體會出這種差別,非要形容的話,就像定制西裝更精致。
    
    貍貓注意到了韓蕭一直帶在身邊鼓鼓囊囊的背包和手推車,好奇問道:“那里面裝了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一些零件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見韓蕭不愿多說,貍貓也沒問。
    
    聊了一會,外面天色漸晚。
    
    金黃色余暉的天空被逐漸降臨的夜幕占據,黃昏與夜晚的交界處是漸變的橘紅與藍紫色,天空被最后的一絲陽光渲染成黯淡的灰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名手下忽然跑進來,說道:“老大,有人想見你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見,沒看到我正招待貴客嗎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貍貓皺眉。
    
    手下急忙附耳說了幾句話,貍貓目光一閃,大有深意看了韓蕭一眼,換上一張笑臉,“我失陪一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說罷,貍貓起身離席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瞇了瞇眼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半小時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表弟啊,我好不容易來到西都,就盼著你帶我吃香的喝辣的,你可不能拋棄我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馬杰跟在一個黃毛青年身后,喋喋不休。他來到西都投奔表弟,想要過上好生活,可表弟似乎看不上他,打發他去干清潔工,馬杰哪能滿意,便糾纏著黃毛,想要打一下親情牌,他也不敢太過分,擔心表弟趕走他,所以態度很是諂媚。
    
    黃毛青年煩不勝煩,罵道:“我和你說了多少遍,在外面別叫我表弟!”
    
    馬杰賠笑道:“是我的不對,我自己掌嘴。”說著啪啪打了自己兩個耳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瞧你那個賤樣。”黃毛一臉鄙夷,“看在親戚面子上,我才讓你在我的地盤看門,你知不知道多少游蕩者吃著發霉的食物,你還給我挑三揀四!我這次去交供給大人物,你別跟著我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大人物?”馬杰目光一亮,腆著臉問道:“是誰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第七區老大,我的頂頭上司,貍貓先生!”黃毛見馬杰一臉茫然,得意道:“除開了第一區外,其他七個區都有一個老大掌控該區的毒品、皮肉交易,手握一條灰色產業鏈,你想想地位該有多高?”
    
    說話間兩人來到克洛廢品站大門,馬杰死皮賴臉跟著,黃毛登時又要發火。
    
    馬杰見狀,不敢繼續跟隨,正準備離開,忽然轉頭間看見了被貍貓迎進去的韓蕭,立馬愣住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不是和我一起偷渡遇到的小子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名貍貓的直屬手下走了過來,皺眉問道:“別在這里逗留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黃毛眨眼間就換上唯唯諾諾的笑臉,仿佛憑空矮了一頭,討好道:“我也是貍貓老大的手下,今天是來交供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馬杰指著韓蕭的背影問道:“那個人是誰?”
    
    黃毛恨不得甩馬杰幾巴掌,怒道:“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貍貓手下卻制止了黃毛,回答道:“那是老大的貴客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貍貓的貴客?馬杰嚇了一跳,隨即心里不平衡了,涌起一陣陣嫉妒與難堪,他累死累活投奔親戚,卻比不上姓韓的百分之一待遇,那個不識抬舉的小子憑什么混得比我好!
    
    當初自己夸下海口的一幕幕重新浮現腦海,馬杰尷尬不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認識韓技師?”
    
    馬杰局促道:“談不上認識,我和他偷渡的時候,說了幾句話而已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貍貓手下目光大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跟我來,老大要見你!”
    
    黃毛和馬杰愕然。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