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21 聽說下棋老頭是一種套路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不打算做游蕩者,叛逃萌芽組織后,不再享有免費的資源,機械系成長非常燒錢,很多設備、材料、零件價值不菲,資金與資源是一大難關,荒野雖然自由,但資源稀缺,不夠穩定,成長太慢。
    
    而且自己勢單力薄,在成長起來之前,需要大勢力的庇護,若是在野外被萌芽組織鎖定位置,對方動起手來完全沒有顧忌,說不定狠下心扔個熱追蹤導彈陣列,進行地毯式區域轟炸,跑都跑不掉。
    
    萌芽組織之前沒有用這種方法對付他,便是因為韓蕭位于星龍國境內,導彈會被攔截,為此暴露組織在星龍的其他基地就不劃算了,另一個原因,則是首領沒有不擇一切手段對付他,不值得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選擇加入六國,最重要的是,除了萌芽組織以外,只有六國掌握著進階知識。
    
    為了自己的進階任務,加入六國陣營勢在必行。
    
    迫在眉睫的要緊事,便是選擇在西都的落腳地,韓蕭決定來西都的那一刻,便想到了目標。
    
    那是個隱藏劇情點,前世他也是從別人的資料看來的,并沒有親自獲得這份機遇,而現在沒有競爭者,韓蕭可以捷足先登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眼前是一間維修店,門面敞開,類似汽修店的大門,店鋪沒有名字,招牌是一個扳手的圖案,僅僅讓行人知道這是一間機械維修店。
    
    這里還不一定有行人,維修店藏在一條不起眼的巷子里,兩邊都是墻壁,巷子口距離店鋪大約有兩百米,不走進來還以為是一條死胡同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前世這個機遇不屬于我,這次可不能錯過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目光微閃。
    
    這間維修店雖然貌不驚人,但隱藏著機械系前期很珍貴的機遇,而且是唯一性的。
    
    維修店門口擺著一張棋桌,兩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對坐下棋,一高一矮,矮老頭一臉胡茬,一頭地中海披肩長發狂亂灑脫,一看就像是搞藝術的。
    
    另一位高老頭一頭灰白短發梳理得整整齊齊,一絲不茍,坐姿挺拔,宛如一棵青松,聚精會神盯著棋盤,最顯眼的是左袖空空蕩蕩,是個殘疾人。
    
    倆老頭瞥了韓蕭一眼,繼續自顧自下棋,神色嚴肅認真,如臨大敵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掃了一眼,微微一驚,厲害啊,下的還是圍棋,黑白糾纏,局勢激烈,高老頭在做一條大龍,而矮老頭圍追堵截,力有未逮,雙方走棋如羚羊掛角,殺伐崢嶸,兇險萬分!
    
    仔細再瞅一眼,靠,是五子棋!白瞎了你們的表情!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要修什么東西嗎?”一個好聽的女聲響起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個女人從維修店里匆匆走了出來,頓時讓韓蕭眼前一亮。
    
    皮膚白皙,泛著健康的紅潤,一米六五左右,長相不算驚艷,屬于很耐看的那種類型,眉目溫婉,笑容親切,仿佛鄰家的大姐姐,大約二十四五歲,正是一個女人最美的年紀,白皙修長的秀頸上搭著一條毛巾,一根黑色發簪盤起頭發,上半身是簡單的黑色彈力背心,穿著一條牛仔熱褲,露出筆直白皙的長腿,額頭上晶瑩的汗水在陽光下微微反光,手里拿著一個扳手,看樣子剛才正在工作。
    
    對女人的欣賞方式,年輕的色狼看臉和胸,有經驗的看腿和腰,老司機嘛主要看氣質。當然還有一群屬泰迪的異類,饑不擇食,男女不限。
    
    俗話說的好,二十歲的女人像櫻桃,好看不好吃,三十歲的女人像葡萄,好看又好吃,韓蕭一直認為,介于二十歲到三十歲之間是女人最美的年紀。
    
    至于四十歲的女人嘛,像菠蘿,好吃不好看。
    
    什么,你要問五十歲的女人?
    
    嘿,五十歲的女人像番茄……還把自己當水果吶!
    
    “請問你們這里招學徒工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女人目光登時亮了起來,讓韓蕭一陣惡寒,這眼神文雅點形容,就像餓了三天的人看見一桌滿漢全席,在沙漠里跋涉十天的人看到一片綠洲,通俗點形容,就像小狗看到了便便,嬰兒看到了奶奶(第一聲)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趕快進來坐,別著涼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女人急忙上前拽著韓蕭的胳膊把他拉進店里,生怕他跑了似的。
    
    抬頭看了看正午毒辣的太陽,韓蕭虛著眼道:“著涼是你們這邊方言中暑的意思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維修店建筑風格以白、黃、黑為主色調,分為兩層樓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樓是車間,幾根承重柱分隔空間,劃出三個工作區,擺著數個車床工作臺,放著齊全的機械工具,砂輪、切削器、鉆頭、焊接槍等等,工作臺劃痕宛然,看起來有些年頭。墻邊放著好幾個多層鐵架,堆放著許多機械零件和金屬,類似五金店。
    
    往里面走,有一段黑色金屬鏤空樓梯通往二樓,估計是起居室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叫呂倩,是這家維修店的老板,你可以叫我倩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呂倩落落大方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倩姐。”韓蕭不在意稱呼,道:“我想在這里當學徒工,不知道有什么要求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說說你的情況吧。”呂倩笑容親切,她對韓蕭的第一印象不錯,她挺喜歡韓蕭的眼神,頹廢的死魚眼,看著就像混吃等死沒斗志的頹廢青年,工資要求肯定不高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韓蕭,今年二十一,我是從外地來的,懂得一些淺薄的機械技術,你也可以叫我韓技師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技師?呂倩覺得這個稱呼怪怪的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從外地來的,你不是西都學院的學生?”
    
    海藍星得到的宇宙通用知識中包括超能者的基本培訓知識,西都學院是星龍的官方學院,就讀的都是全國選拔的天才,系統化傳授武道系、機械系、異能系的超能知識,優秀畢業生甚至直接就任政府的重要崗位,是國家的人才儲備地。
    
    不過能成為超能者的人萬中無一,即使有完善的訓練課程,依然比例很低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只是學過一點淺薄的機械理論。”韓蕭是個謙虛、低調、謹記八榮八恥的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”呂倩稍微有些遺憾,隨即意識到這樣有點不尊重別人,忙解釋道:“抱歉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沒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得考查一下,雖然我需要助手,但如果技術不過關,我是不會招的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合情合理,韓蕭自然沒有意見。
    
    呂倩拿出一個有故障的家電,準備讓韓蕭修理,就在這時,門口下棋的矮老頭忽然開口了:“小子,你為什么要來應聘學徒工?”
    
    呂倩一臉疑惑,爺爺這個問題真奇怪,人家當然是為了找工作啊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回頭,看著呂倩的爺爺呂老頭,道:“我只是想找個工作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呂老頭不置可否哼了一聲,一把推開棋盤,起身走了過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是這家店的主人,通過我的考驗,我才允許你留下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拈著棋子正欲連起五個白棋的高老頭無奈道:“喂,你又耍賴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有正事要干。”呂老頭臉不紅氣不喘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要臉。”高老頭一臉無奈,沒法下棋,只好跟了過來。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