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19 百萬懸賞!A級任務!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天亮的時候,黑鷂直升機才姍姍來遲,首領、海拉還有一干善后人員,來到試驗體小隊全軍覆沒的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瞥了眼一號扭曲的尸體,首領面具下發出一聲不滿的冷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廢物東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研究人員把試驗體小隊的尸體搬到一起,道:“全都死透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背著雙手,遙望遠處的山坳,沉默了良久,道:“以組織的名義,在暗網頒布零號的懸賞,生死不論,懸賞金額一百萬!”
    
    眾人一臉震驚,萌芽組織是地下世界的巨鱷、王者,起碼有三年沒頒布過懸賞,需要對一個叛逃的試驗體大題小做嗎?
    
    “您好像太重視他了,零號逃還來不及,對組織能造成什么傷害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哼,他既然大言不慚向組織宣戰,那就讓他知道自己的渺小,徹底毀滅他那可笑的決心!”首領語氣森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如果零號被活捉,不管你們用什么手段,審問也好實驗也罷,給我研究出零號變異的原因,就算死了,尸體也拿去解剖研究!”
    
    研究人員指了指一號的尸體,“那這些人怎么辦?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本想說扔了,忽然想到什么,問道:“超級戰士計劃的準備工作怎么樣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基礎理論已經完善,接下來是進行細胞和動物測試,預計八個月后就能開始進行無后遺癥的人體實驗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打斷道:“跳過細胞動物測試,直接進行人體實驗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呃……風險很大,只有瓦爾基里試驗體能承受改造,試驗體來之不易,提前時間表會造成不必要的折損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語氣莫測,“實驗只能制造炮灰,仇恨,才能造就真正的惡魔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他指著一號,“他就是最好的原料,仇恨會驅使著他扛過痛苦的改造,恨意就是他的動力熔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研究人員點頭。
    
    首領看向海拉,“招魂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吐出一口濁氣,雙手亮起蒙蒙的灰光,周圍的氣溫仿佛剎那間降低了十度。
    
    幽幽的哭嚎聲,從海拉雙掌的灰光傳出,仿佛鬼魅的哭聲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的尸體仿佛發生了共鳴,空氣中浮現一縷縷游離的灰霧,輕飄飄滲入一號淌血的五官,宛如被吸收了一樣。
    
    首領撩開風衣,從口袋里拿出一管鮮紅色的藥劑,海拉臉色微變,眼神涌現出殺意,隨即被她按捺下去。
    
    歐若拉復生藥劑。
    
    抽取她妹妹的骨髓熬煉成的超強效治療藥劑!
    
    試管傾倒,藥劑倒在一號的尸體上,紅色液體瞬間打散,從毛孔鉆入皮膚。
    
    神奇的變化出現了,一號本已冰冷的尸體,重新恢復溫度,傷口高速恢復,下顎接上,斷肢開始長出肉芽。
    
    心臟跳動的聲音,漸漸變大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豁然睜開雙眼,臉色惡毒扭曲,發出充滿滔天恨意的凄厲咆哮,讓聽者毛骨悚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!!!”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[你開啟萌芽組織陣營關系!]
    
    [萌芽組織好感度降低1000。]
    
    [萌芽組織:仇恨(-1000)-【叛逃者】]
    
    [系統提示:你已觸發A級任務【種子長眠塵埃】]
    
    [任務提示:自由無價,為此你甘冒死亡的風險,最終獲得了自由為回報。但萌芽組織無法容忍你的叛逃,他們頒布了豐厚的懸賞,你將面臨永無止境的追殺,惶惶不可終日,永遠不得安寧!這是變相的牢籠、灰霾的天空,想要獲得真正的自由,只剩下唯一的出路,你明白該怎么做!]
    
    [任務提示:該任務為長線任務,任務獎勵取決于你對萌芽組織的破壞進度(直接與間接),目前進度:0%]
    
    [注:進度并非固定,若萌芽組織擴張發展,進度也會隨之降低,該任務隨時可以終止,選擇任務完結時,進度低于20%等于失敗,高于20%才算任務完成,獎勵取決于最終進度。]
    
    一般來說,B級以上的任務便涉及到當前星球的勢力變遷,1.0版本海藍星的主要事件就是六國與萌芽組織的沖突,玩家也被分為不同陣營。
    
    根據韓蕭的記憶,當時選擇加入萌芽組織的玩家似乎還真不少,為萌芽組織的發展提供了巨大的助力,如果他想要獲得高獎勵,就會與未來選擇萌芽組織的玩家為敵。
    
    這個任務的要求是韓蕭直接或間接對萌芽組織的破壞,原本的時空中,萌芽組織雖然沒輸也沒贏,但的確損失慘重,他意識到這個任務有潛在的競爭者,那就是其他與萌芽組織為敵的勢力,這些勢力對萌芽的打擊自然不會算到他的任務進度里。
    
    百分之二十的破壞啊,豈不是要他一個人的輸出就讓萌芽傷筋動骨!除了坑人沒別的形容詞。
    
    雖然這任務是個大坑,韓蕭卻毫不猶豫接受,他與萌芽組織你死我活,沒理由拒絕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看來這就是我暫時的主線任務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萌芽組織是海藍星1.0時代的主線大事件,韓蕭成長起來之前都會待在海藍星,所以陣營之爭無法避免。
    
    《星海》新建人物時,系統會詢問玩家的傾向性,比如喜歡什么樣的世界,喜歡什么職業,通過問卷的結果,系統將新玩家分派到不同風格的隨機新手星球。星海世界有著各種各樣風格的文明,玩家總能以他們所喜歡的世界作為起點,古代、魔法、都市、科幻……每個星球都一條或幾條主線事件。
    
    這也是游戲的吸引力之一,不乏一些休閑玩家喜歡探索宇宙,嘗試一個個文明與星球。
    
    海藍星就是其中的低科幻都市型新手星球之一,近似地球。
    
    當然了,《星海》最核心的世界觀,依舊是宇宙星空,隨著版本升級,整體的世界觀會一步步對玩家開放。
    
    也有一些惡趣味的玩家,會在系統詢問時給出惡搞的回答,諸如喜歡“恐怖”、“靈異”、“鬧鬼”,對于這種人,系統也會用滿滿的惡趣味滿足他們的惡趣味,比如扔到一個滿是亡靈鬼怪,卻無處學習可以解決鬼怪的魔法的星球,這些玩家一般有兩種下場,一種是換號,另一種嘛……硬著頭皮玩下去咯,后者只能自求多福,《星海》的游戲艙是沉浸式的,除了痛覺以外,體驗感極其真實,在多半沒人看的游戲注冊免責聲名上,清晰寫著若玩家在游玩過程中感到不適,引發生理或精神疾病,本公司概不負責的霸王條款。
    
    其實韓蕭可以找一個非常隱秘的野外地點,一直藏到萌芽組織元氣大傷,但這樣一來,他也沒辦法成長,雖然安全,但毫無意義,必然會被玩家后來趕超。
    
    順著星球的主線事件,能觸發大量的任務,波瀾壯闊的亂世正是成長的絕佳機會,無數事件在他心里有清晰的脈絡,怎會選擇逃避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花了三天時間,走出了森林,這片森林就在星龍國境之內,不得不說萌芽組織真是膽子夠大,竟然把一個基地建立在星龍腹地,深諳燈下黑的道理。
    
    走出森林,韓蕭找到了鐵軌,搭上一輛往星龍首府西都運送牲畜的長途火車。
    
    由于野外環境危險,再加上六國、萌芽間暗流涌動,隨時處于戰時狀態,連通城市的大部分公路已經廢棄,軍方用鐵軌連接各個城市,運送物資。
    
    野獸強悍,每個城市都駐扎了軍隊,建立哨卡,高大的通電鐵網屏障是城市的第一道防線,一般看到鐵絲網,就知道城市不遠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免費”坐了兩天火車,遠方終于出現通電鐵網的身影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撥開在他身上撲騰蹦跶的幾只母雞,深深吐了一口濁氣,目光悠遠。
    
    星龍,西都,十三局,我來了!
    
    “咕咕咯——”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