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18 你不知道世界有多大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一號獰笑著,駕車沖向韓蕭的位置。
    
    沒人注意到,兩棵樹木之間,綁著一條繩索,繩索的中間綁著一串手雷。
    
    裝甲車一頭撞了上去,繩索猛地繃緊,兩顆樹木幾乎被連根拔起,裝甲車也因此一頓,車里的人登時撞得人仰馬翻。
    
    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,手雷轟然爆炸,火光沖天,裝甲車的防彈玻璃被炸出大片雪花狀的放射裂痕。
    
    既然是埋伏,韓蕭怎么可能不早做準備,他用一條粗繩與最后幾顆G型破片手雷,布置了簡易的攔車陷阱。
    
    在手雷爆炸的瞬間,韓蕭就脫下了夜視儀,黑暗中火光明亮,肉眼都能看清了,他二話不說瞄準裝甲車的正面車窗開槍,后坐力從槍托傳到肩膀,連他的力量都忍不住微微一抖,足以說明軍刀步槍威力巨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砰!”
    
    一發又一發子彈命中車窗,裂痕迅速蔓延,目標赫然是駕駛位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咬牙,把副駕駛座的隊員拽起擋在前面,下一刻玻璃轟然碎裂,子彈穿透而入,掀飛了替死鬼的頭蓋骨,腦漿灑了一號一臉,腥臭難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棄車!”
    
    小隊急忙行動,生死存亡之際,一號顧不上射程問題,沖鋒槍突突突傾瀉彈藥,隔著老遠射向韓蕭的方位,剩下的隊員有樣學樣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暫停攻擊,伏地躲避,順便換了個彈夾。
    
    子彈呼嘯著從他頭頂掠過,心知對方已經亂了陣腳,一輪齊射之后,所有敵人都要換彈,到那時便任他宰割。
    
    很快,試驗體小隊就嘗到了沖動的后果,當他們同時打空彈夾,宛如閻王敲鐘奪命的狙擊槍聲,再度響起!
    
    一槍又一槍。
    
    精準而致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砰——砰——”
    
    射擊的節奏抑揚頓挫,竟然帶有特殊的美感,讓人無端端聯想到精密的機械。
    
    敵人被他一一點射爆頭,韓蕭有意識避開一號,讓一號留到最后。
    
    身邊的隊友一個個倒下,一號氣得渾身發抖,舉槍瘋狂掃射,失態咆哮:“你到底是誰!給我滾出來!”
    
    他本來對試驗體小隊信心滿滿,然而出道的第一戰,就經歷了如此的慘敗,打碎了他的一切自信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咔咔咔……”一號的彈夾再次空了,怒吼道:“給我出來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冷著臉,現身出現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雙眼猛地瞪大,不敢置信道:“怎么可能會是你!”
    
    在他看來,韓蕭逃出基地,肯定會像喪家之犬般一路逃跑,做夢也想不到,韓蕭敢反過來襲擊追兵。
    
    就算一號再懷疑韓蕭逃出實驗室的戰績,也知道自己錯了,而且錯得離譜。
    
    零號比他強了太多太多。
    
    這個發現,剎那間點燃了一號心里的嫉妒之火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才是最優秀的,你不過是個失敗品!廢物!”
    
    新仇舊恨涌上心頭,一號失去了理智,抽出手槍就要攻擊,韓蕭稍稍一抬槍口,大口徑狙擊彈砰地打斷了一號的右臂,只剩一層血皮粘連。
    
    血肉橫飛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呆呆看著斷臂,茫然失措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再度開槍,打碎了一號的一條腿,一號摔倒在地,這時韓蕭慢悠悠地換了個彈夾,然后才把一號剩下的手腳打斷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癱在地上動彈不得,目光帶著無比惡毒的仇恨,死死盯著韓蕭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!!!”嚎叫聲嘶啞陰森,宛如受傷的野獸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太吵了。”韓蕭大步上前,一腳踹出,直接踢斷了一號的下顎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知道我為什么留你到最后嗎?因為我不想你死得那么痛快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一號說不出話來,只能從喉嚨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,像一只蝸牛在地上扭動掙扎,手腳的斷處噴灑著鮮血。
    
    正在這時,掉落在一旁的掌上終端自動亮起,浮現首領的虛擬圖像,他淡淡道:“零號,夠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皺了皺眉,沒有說話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是萌芽組織的首領。”首領語氣帶著久居高位的霸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叛逃是死路一條,你玩不過組織的,無論你逃到天涯海角,組織都有能力將你抓回來審判,你活著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將沉浸在無盡的恐懼,但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面無表情,“什么活路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自己乖乖回到組織,誠懇認錯,接受我們的審判,我可以給你保留記憶的機會,讓你獲得更高的地位,不再是試驗體。”首領說道,他非常欣賞零號展現出的能力,想弄清楚變異的原因,如果可以復制,組織將多出一批強悍的戰力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聞言,目中爆射極端的憤怒,憑什么讓零號獲得比他更好的待遇,他殺了組織這么多人,為什么反而要拉攏他!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看懂了一號的臉色,玩味問道:“我殺了這么多人,你還想拉攏我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一些廢物,死不足惜。”首領回答果斷,仿佛滿地的尸首不存在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渾身一抖,心喪若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憑什么認為,我會為你們效力?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理所當然道:“組織是天命所在,做著偉大的事業,為我們效力是天經地義,你有什么好猶豫的?哦,我懂了,是不是因為你覺得之前的待遇不公,別那么小家子氣,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一點侮辱而已,和我們最終的目標比起來,微不足道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淡淡道:“我對你們的理念絲毫不感興趣,你們殺了我的朋友,我們就是敵人,話不投機半句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語氣一寒,“若是拒絕我,世界雖大,再不會有你的容身之所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會滅了你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語氣認真。
    
    萌芽不會被任何人說服,也不會感到一絲愧疚,解決暴力的方法,只剩下更大的暴力。
    
    首領仿佛聽到天大的笑話,“滅了組織?就憑你?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?!和組織比起來,你是一只隨手就能碾死的可悲螻蟻,殺了一些廢物就讓你膨脹了,以為憑你一個人就能對抗組織?坐井觀天,不自量力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那你等著看吧,順便說一句,你根本不知道世界有多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搖搖頭,對準腳下的一號胸口連開三槍,把子彈送入他的心臟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雙眼迅速黯淡。
    
    試驗體小隊,全滅!
    
    首領戴著面具看不清臉色,即使隔著虛擬通訊,也能感受到首領的暴怒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會后悔的。”首領冷冷拋下一句斷言,結束了通話。
    
    [你已殺死一號·瓦爾基里試驗體,獲得900經驗]
    
    [【復仇】已完成,獲得15000經驗]
    
    “咔塔咔塔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軍刀步槍自動解體,這桿老槍的內部構造早已老化,這一戰,是它服役生涯的謝幕。
    
    從夜梟小隊繳獲的SWP狙擊步槍需要掌握【狙擊】技能,所以韓蕭將其拆解成零件,改裝了軍刀步槍。
    
    殺光試驗體小隊,給他帶來了數千經驗,加上任務獎勵,一共兩萬多經驗入手。
    
    既然與萌芽組織成為仇敵,韓蕭不僅要逃亡,還要想辦法對萌芽造成損傷。
    
    他現在的個人力量,相比萌芽組織確實微不足道,但他有能力重創萌芽組織的勢力,腦海里無數超前的情報,才是他真正的底牌!
    
    要發揮這些情報的作用,就必須要借勢,而且借勢的對象一定要足夠強大,能與萌芽組織分庭抗禮。
    
    那么選擇只剩下六國!
    
    星龍、紅楓、提琉斯、瑞嵐、海夏、歐迪芬那。
    
    星龍距離他最近,相對于瑞嵐的冷血兇狠、紅楓的官僚僵化、海夏的利益至上、提琉斯的急功近利、歐迪芬那的老謀深算,星龍的內部風氣最為溫和,而且與萌芽組織的仇恨根深蒂固。
    
    從各種角度考慮,星龍是目前最好的選擇。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