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17 殺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不遠處響起虛弱的咳嗽聲,韓蕭走過去,只見中了五六槍的胡飛還沒死透,氣若游絲,眼見是救不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看到胡飛手里的73式黃蜂,他就什么都明白了,一時間情緒復雜:“告訴你有危險,你為什么非不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胡飛顫抖伸出手,緊緊拽住韓蕭的褲腳,痛哭流涕,哭得撕心裂肺:
    
    “我不該貪心啊!我、我好后悔!我錯了……我真的錯了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胡飛顫巍巍指著凱洛,“別相信他……他出賣了我叔叔胡弘駿……”說著又咳出一大口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救不活了,我只能讓你少點痛苦。”韓蕭搖搖頭,伸出手,拗斷了胡飛的脖子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別聽他胡……”凱洛急忙想要辯解,韓蕭忽然站起身,拔槍開火,子彈擊穿凱洛的腦袋。
    
    凱洛愕然跪倒,死不瞑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所有人都死了,你也下去陪他們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垂下眼簾。
    
    自從發現聚居地的慘劇后,韓蕭內心不斷高漲的殺意,被他冷冰冰的理智束縛住,宛如用牢籠囚禁猛虎,心情越是暴躁,他就越冷靜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來到胡弘駿尸體旁,順著胡弘駿手指的方向看去,正是試驗體小隊追殺下去的方向,車轍深入森林。
    
    赫然與他離開的方向背道而馳!
    
    胡弘駿沒出賣他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心里猛地一抽,仿佛一顆釘子扎了進去,扎心的疼。
    
    哪怕到了最后,胡弘駿也不曾出賣他這個外人……值得嗎?
    
    [你觸發E級任務【復仇】]
    
    [任務提示:殺死試驗體小隊]
    
    [任務獎勵:15000經驗]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不再看胡弘駿和安的尸體,走進帳篷,把胡弘駿視為至寶的老舊軍刀步槍拿了出來,不知是不是錯覺,軍刀步槍表面閃過一道黑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很想為你的老伙計報仇吧?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臉色緊繃,將背包里的槍械全都拿出來,連帶著軍刀步槍拆解成一地零件,以軍刀步槍為主體,用這些零件,漸漸改裝成型。
    
    【簡單維修】和【簡單強化改裝】都達到十級,名字雖然挫了點,但卻是機械系前期核心技能,滿級效果非常出眾,韓蕭對基礎槍械的改裝信手拈來。
    
    [軍刀步槍(狙擊改良型)]
    
    [品質:白]
    
    [基本屬性:攻擊力66~69,射速1.1發/s,彈夾容量10發,有效射程450米,輸出能級37]
    
    [屬性加成:敏捷+2]
    
    [長度:0.86米]
    
    [重量:8.3磅]
    
    [附加效果:精準——彈道穩定,風向影響極低]
    
    [附加效果:穿透——經過特殊改裝,可使用狙擊口徑子彈,具備更強的穿透力]
    
    [備注:它在渴望復仇。]
    
    數了數彈藥,只有二十五顆狙擊子彈,都是從銀刀身上繳獲的,地上有四道車轍,代表追兵有兩車,最多不超過十二人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背起槍,前往追兵離開的方向,背影消失在樹林中。
    
    用腿趕路自然不可能比車快,韓蕭沒打算追上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胡弘駿指了錯誤的路,等到追兵找不到自己的線索,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原路返回,韓蕭要做的,就是在這段必經之路埋伏。
    
    誠然,韓蕭如果此時轉身繼續跑路,敵人絕對找不到他,但內心的聲音告訴他,如果不用敵人的鮮血來發泄幾乎壓抑不住的憤怒,他會后悔的。
    
    哪怕沒有任務,他也會這樣選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萌芽!”
    
    咬牙切齒,殺意森然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夜晚的森林伸手不見五指,極遠處傳來悠長的狼嚎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靜靜伏在林間,眼眸微闔,軍刀步槍擺在手邊,他已經保持這個姿勢三個小時了,就像耐心的獵人,等待著獵物踩進陷阱。
    
    一陣陣引擎轟鳴迅速接近,韓蕭猛地睜眼,四道高速移動的車燈在射程內出現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來了啊。”韓蕭的語氣就像在家里接待到訪的客人,平靜如水。
    
    他戴上繳獲夜梟小隊的一字型紅外夜視儀,兩個橙紅色的車子輪廓躍入眼簾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一拉槍栓,將目標套入狙擊鏡,仔細調整視距。
    
    屏息凝神,足足瞄準了八秒,才砰然扣動扳機!
    
    火光與槍焰中,黃澄澄的狙擊子彈躍出槍口,穿過樹林的空隙,眨眼間飛過數百米的距離,精準命中高速移動車輛的輪胎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啪!”
    
    爆胎!
    
    當先的裝甲越野車轟地撞在樹上,后面那輛車也被迫停下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頭暈腦脹下車,喝罵道:“你會不會開車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隊長,輪胎爆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低壓輪胎怎么會爆?!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名隊員蹲下身,駭然道:“上面嵌了一顆子彈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敵襲!”一號大腦嗡的一聲。
    
    就在這時,數百米的槍聲再度響起,那名查看車輪的隊員,就在一號面前炸開了腦袋,鮮血灑了一號滿身都是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是狙擊手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快找敵人的位置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全部警戒,躲到車后面!”
    
    但這還是試驗體小隊第一次參加真正的戰斗,按照平日里所學的戰場理論手忙腳亂找掩體,就在這過程中,那奪命的槍聲再次響起,又是一個隊員被爆頭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吼道:“臥倒!”
    
    所有隊員急忙趴下,這下槍聲才停歇了下來,緊接著便是肅殺的沉默。每個人都恐慌不已,只有一號還能勉強冷靜,急忙通過掌上終端向組織求援。
    
    場面僵持住了,沒人敢起身暴露在狙擊手的視野里,仿佛黑暗中有一個惡魔,隨時等待著收割生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是什么人襲擊我們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不清楚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周圍這么黑,對方一定有夜視儀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現在怎么辦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一直趴著吧,等待援兵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一號喝道:“別傻了,敵人難道不會逃嗎?敵人只有一人,我們卻像一群受驚的鴕鳥把頭埋在土里面,組織會怎么看待我們這群慫包?”
    
    試驗體隊員們臉色一變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狠狠道:“不過一個敵人,我們有車有槍有人,難道還贏不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對,我們要反擊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先確定狙擊手的方位!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個隊員把心一橫,快速站起然后臥倒,想引誘狙擊手暴露方位,可一發奪命的子彈幾乎剎那間命中他的心口,血花綻放,推動力把他崩飛了好幾米,落地后寂然無聲,頓時打消了其他隊員效仿的想法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后背發涼,這么準的槍法,敵人到底是誰?!
    
    隊員沒有白白犧牲,試驗體小隊看到了黑暗中一閃而逝的槍火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找到了,南邊三百米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上車沖過去!”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從夜視儀中看到,龜縮的敵人同時站起,狂奔向另一輛完好的裝甲越野車,他立馬明白了敵人的打算,想要憑借裝甲車沖過來。
    
    熱成像顯示敵人還有七人,顯然吃準了狙擊手射速慢的特點,準備犧牲一兩人,全體上車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沒法瞬間殺死七人,冷靜開了兩槍,再度射殺兩名敵人,眼睜睜看著敵人上車,裝甲越野車引擎發出咆哮,橫沖直撞迅速逼近。
    
    軍刀步槍射不穿厚重的裝甲,無法從正面瞄準敵人的車轂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孤身一人,頓時身處險境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正確的戰術。”韓蕭目光深邃,“可惜太容易猜到了。”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