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13 游蕩者gg地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陽光穿過林蔭,在地面留下斑駁的光影,一只手掌撥開灌木叢,露出一張憔悴的臉。
    
    逃亡已經七天,韓蕭過了七天叢林生活,吃完了軍用干糧和淡水,背包里只剩下繳獲夜梟小隊的一堆裝備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以輕裝動力臂毀壞為代價,卡死了銀刀的匕首,接下來的事順理成章,就算他只剩一層血皮,也能吊捶不擅長近戰的銀刀,飛龍騎臉怎么輸?毒奶自己都不可能輸啊!
    
    反正他有圖紙,有材料就能再造裝備,一點也不心疼,機械師戰斗損壞裝備,實在太常見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叢林醫療條件很差,幸好他的耐力屬性足夠高,不用擔心傷口發炎等問題,忍著疼挖掉子彈,傷口便會慢慢痊愈。狙擊槍造成的傷口有點麻煩,卡在了肩胛骨縫隙,為了挖出子彈,疼得韓蕭愣是半個小時才緩過勁來,二爺刮骨療傷坐看《春秋》的畫風,韓蕭覺著和他一點也不搭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路上幸運女神庇佑,沒有碰上兇猛的野獸,遇到的幾只長耳兔都進了他的肚子里。海藍星的野獸十分兇猛,甚至不乏一些智慧野獸,歷史上曾多次沖擊過城市,一些強大的野獸比如海陸雙棲的鯨象,長寬高都在數十米以上,槍炮不入,甚至能單獨毀滅一個城市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雖然記得海藍星的地圖,但不知道身處的位置也沒轍,只能學夸父向著太陽升起的方向奔跑,夜晚則睡在樹上,一晚上要被蟲子吵醒七八次,比起夜都頻繁,深切認識到蚊子是世界上最煩人的生物,沒有之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到底什么時候才能走出這片森林?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氣喘吁吁。
    
    這時,遠處出現一片營寨,木頭、水泥和廢金屬組成形狀古怪的柵欄與地刺,這是簡單的防御措施,營寨里有幾十頂毛氈帳篷,一縷縷炊煙升起,分明是海藍星上很常見的游蕩者聚居地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登時一喜,他正迫切需要補給。
    
    往前走了幾十米,韓蕭臉色猛地一變,往后疾退。
    
    只見他面前的地面塵土翻涌,驟然升起一張粗繩大網,網眼系著薄薄的金屬片,這是個危險的刀網陷阱,還好他反應快,不然身上就要多出一堆窟窿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這家伙竟然躲過去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個長發青年從樹后走出,穿著各種獸皮混合縫制的游蕩者裝束,充滿惡意地看著韓蕭,端著一把土制霰彈槍,對準韓蕭的腦袋,囂張道:“站住,別動!”
    
    這青年顯然是聚居地的居民,韓蕭不想引起沖突,舉起雙手,“我只是個過路的人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過路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長發青年注意到韓蕭鼓鼓囊囊的袋子,頓時見財起意,目露貪婪,“你包里裝了什么?全部給我拿出來!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見狀,暗暗嘆息,恐怕是遇上搶劫的了,怪不得刀網陷阱的大小剛好和人體差不多,原來是用來逮人的。亂世人命賤如草,大多數游蕩者都是拒絕加入六國的亡國之人,野外的惡劣環境,培養了他們貪婪如鬣狗的習性,殺人搶資源的事太普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聾嗎,給我把東西拿出來!”長發青年罵罵咧咧靠近,土制霰彈槍狠狠頂在韓蕭額頭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背包里都是槍支彈藥,而且是萌芽組織制式裝備,怎么可能展示出來,韓蕭無動于衷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聽不懂我說的話?信不信老子一次就操翻你!”長發青年一拉槍栓,兇神惡煞。
    
    就在這時,韓蕭動了,迅雷不及鈴兒響叮當之勢,抬肘狠狠鑿在長發青年胸口,長發青年慘叫一聲倒飛出去,韓蕭另一只手劈手奪下土制霰彈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完蛋,碰上了硬茬子!”
    
    長發青年捂著胸口,驚慌失措,手腳并用往后爬去,只想離這個兇人遠一點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解下刀網陷阱,抽出一條粗繩,把哼哼唧唧的長發青年捆在樹上,撿起土制霰彈槍,打量了一眼。
    
    這把槍做工粗糙,槍管都是歪的,一開槍準炸膛,拿這種玩意出來打劫,純屬腦子缺根弦,不過這也證明這青年肯定沒殺過人,都是唬人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見韓蕭撿起槍,長發青年慌了,急忙求饒:“大、大哥,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求求你饒了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一巴掌抽在他頭上,喝問道:“現在才知道錯了?!”
    
    長發青年沒一點骨氣,忙不迭道:“錯了錯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哪里錯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長發青年猶豫了一會,小心翼翼問道:“我應該多帶一條槍?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被氣笑了,“你他媽還挺俏皮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您大人有大量,把我當個屁放了吧。”長發青年哭喪著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滾蛋,我沒你那么大的屁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抬起槍托,一下把長發青年砸暈,無奈搖頭,這人是聚居地居民,他還要進入聚居地買食物和水,不想殺人引起更大的事端,只好綁起來打暈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算你走運。”韓蕭嘀咕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跋涉了半小時,韓蕭終于走進游蕩者聚居地,這里的居民都用戒備的目光看著他。
    
    野外環境危險,荒野游蕩者抱團排外,雖然外來者少見,但以前也不是沒有過,所以韓蕭也沒有像動物園的猴子被人圍觀。
    
    荒野游蕩者的生活方式就像吉普賽人,經常遷徙,每家帳篷旁邊,都停著一輛用防塵布蓋上的小型皮卡,這些皮卡基本都是改裝車,銹跡斑斑,甚至有的車沒安裝外殼,骨架暴露在空氣中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輛皮卡就代表一個家庭,這個聚居地規模不大,只有幾十個家庭,不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,韓蕭順利找到了市集,一個大胡子白人在皮卡的車兜上做生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外來者?”大胡子商人冷漠掃了韓蕭一眼,“知道我們這里的規矩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什么規矩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們只接受以物易物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那敢情好,我身上半毛錢也沒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需要一張地圖,三桶水,五公斤的食物,肉干、面包都可以。”韓蕭從包里抓出一堆子彈,“我想用這些付款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彈藥?”大胡子商人目光一亮,下意識看向韓蕭鼓鼓囊囊的背包,浮現貪婪之色。
    
    彈藥是野外的硬通貨,所有游蕩者都有子彈的需求,子彈的工藝比土槍更復雜,小規模的游蕩者就算可以制造彈藥,產能也低得可怕,打一槍少一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一百五十顆子彈。”大胡子商人道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臉色一沉,“你這是漫天要價!”
    
    他要的東西只是日常的補給品,按照市價絕不超過一百,就算考慮到野外環境資源稀缺,溢價也不可能超過百分之五百。
    
    而子彈呢?一顆至少三塊,這還是質量最差的土子彈,韓蕭給出的每顆黃銅子彈都是流水線生產的高質量彈藥,外殼閃亮,嶄新精致,十塊都不算貴,一百五十顆至少價值一千五,韓蕭只帶了三百顆子彈,這一下就要了他一半,分明就是在宰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有本事你別買啊。”大胡子好整以暇低頭磨著手指甲,一副我吃定你的神態。
    
    (最近又看了一遍《監獄風云2》,豹子頭雞兒好霸氣,一次就操翻你哦!)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