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12 原身的身份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銀刀的兩名同伴還沒反應過來,不遠處的叢林間便射出一發旋轉的子彈,精確命中被藏在尸體手掌下的三顆手雷!
    
    如此近距離的爆炸,兩名夜梟特工剎那間受到了多重手雷傷害,刺眼的火光猛然吞噬了兩人。
    
    [你對敵人造成60點爆炸傷害!]x8
    
    [你殺死夜梟特工!獲得1500點經驗]x2
    
    草叢窸窸窣窣,韓蕭站了起來,他現在模樣很狼狽,半身焦黑,只剩下50多點生命,還處于流血狀態,體力值也快見底了,生命如風中飄搖的燭火,隨時都有可能熄滅,眼前陣陣發黑,疲憊感如潮水沖擊著神經,他強打精神,才沒有暈過去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用被他殺死的夜梟特工尸體作肉盾,才在手雷的轟炸下保住了一條命,忍著疼給尸體罩上了自己的衣服,用新繳獲的三發手雷布置成了一個尸體詭雷,然后急忙躲到一邊草叢里,像獵人般屏息而待。只有銀刀發覺問題,躲過一劫。
    
    鮮血模糊了視線,韓蕭現在狀態極差,手腳都在不受控制地虛弱顫抖,最后一個敵人卻狀態完好,他第一時間意識到了,不能給敵人拉開距離的機會!
    
    銀刀剛爬起身,一抹帶血的黑影便沖到眼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這是自尋死路!”銀刀怒極,從腰間拔出匕首,狠狠刺出!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飛機探照燈照亮林間,黑鷂直升機降下軟梯,海拉順著梯子降落在地面,腳下的區域到處是彈孔和爆炸焦痕,顯而易見,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斗。
    
    最早趕過來的試驗體小隊,在場中收集到處灑落的血跡,一號臉色鐵青,緊握著拳頭,一語不發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看了看擺在眼前一字排開的六具尸體,一臉震驚。
    
    夜梟第三小隊,全滅!
    
    零號,失去蹤跡!
    
    戰果簡直難以置信!
    
    海拉失神了好幾分鐘。
    
    尸體是會說話的,海拉蹲下身觀察,兩個被炸死,一個被射殺,三人被近距離搏殺。
    
    銀刀的護目鏡被打碎,碎片反向插進眼球,死狀凄慘,她伸手捏了捏銀刀的尸體,觸感軟綿綿,骨頭碎了大半,特別是盆骨和下體,碎成了渣渣,這傷勢明顯是被格斗高手近身捶死的,怎么看都不像零號做的。
    
    她最清楚韓蕭的近戰水平,也就比普通人厲害點……不,還不一定有普通人強,格斗這種東西不可能速成,這些特工哪個不是訓練過十幾年的戰士,夜梟小隊更是精銳,就算韓蕭一直隱藏實力,滿打滿算也才訓練了半年,要不是事實擺在眼前,海拉根本不會相信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難道他和我一樣,也覺醒了異能?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有些后悔,如果平時能多關注一下韓蕭,或許早就能發現端倪。
    
    零號逃離的時候,她剛好不在基地,這讓海拉很郁悶,如果當時她在場,自信能百分百拿下零號,這究竟是運氣,還是零號專門抓住了機會?
    
    “夜梟小隊的裝備都不見了,不過我們發現了這個東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名特工提著輕裝動力臂走過來,此時的動力臂上沾滿血液,一把匕首插進齒輪間,擊穿了引擎,已經壞掉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帶回去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一天后,萌芽組織的大量人員抵達基地,調集未損失的監控錄像,搜集線索,首領更是親自到來。
    
    萌芽組織首領,穿著黑風衣、黑面具、黑手套,全身裹得嚴嚴實實,黑得一塌糊涂,像是從《名偵探XX》的片場跑出來的一樣,就算在組織里,知道首領真面目的也不超過五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呢?”首領言簡意賅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追丟了。”一號咬牙道:“如果能再給我一些時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忽地抬起手掌,這個動作包含了不耐煩、憤怒,一號只好悻悻閉嘴。
    
    首領很生氣,幾天前零號在他眼里還是一個沒用的棄子,然而沒過多久,這個棄子就給他造成了巨大的損失,而且還順利逃走,讓他看走了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一個‘失敗’的試驗體,殺死三十名武裝警衛,銷毀實驗資料,全滅一隊精銳夜梟,讓我損失了林維賢,最后還成功逃走,我是不是聽了童話故事?!”
    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。
    
    首領冷然道:“我要知道零號是什么時候開始有反抗意識的?他為什么有這樣的戰斗力?”
    
    研究人員急忙道:“我們研究了半年來保存的監控錄像,得出一些猜測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說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在實驗前后的行動模式有很大的轉變,根據抓捕人體原料的隊伍提供的報告,零號原名蕭寒,奧弗梅拉家族二當家的三兒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眾人一驚,奧弗梅拉家族,著名的軍閥家族、提琉斯國的合伙人!
    
    組織實驗的人體原料,基本都是囚犯和荒野游蕩者,怎么會抓了個有來頭的家伙!
    
    首領咦了一聲,“奧弗梅拉二當家的兒子?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根據我們的調查,蕭寒是奧弗梅拉二當家最平凡無奇的一個兒子,既沒有覺醒氣力,也不具備過人的領導才能,性格十分軟弱。”研究人員翻看報告,“我們在一片戰場的死尸中,發現茍延殘喘的蕭寒,根據我們的調查,蕭寒當時跟隨著他大哥蕭海的隊伍,押送一批物資,中途遭遇襲擊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繼續說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當時蕭海是隊伍的指揮官,這伙襲擊者的目標并非物資,而是截殺蕭海。蕭海是奧弗梅拉家族的后起之秀,如果不出意外,會繼承奧弗梅拉二當家的地位,根據我們的線人匯報,認為這次襲擊是一次內斗的結果,起因是有人想鏟除二當家的繼承人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蕭海強迫蕭寒換上了自己的衣服作為誘餌,分頭逃跑,最后的結果,蕭寒被一發炮彈擊中,而蕭海則安全逃離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皺眉:“我們的線人了解得這么詳細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呃,蕭海并沒有隱藏詳細情報,包括強迫蕭寒的行為,他有恃無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蕭寒的死亡,并沒有引起他家里人對蕭海的不滿,奧弗梅拉二當家的原話是‘只要蕭海安全就夠了’。您知道的,奧弗梅拉家族崇尚力量,蕭寒在家里的地位可有可無,他的兄弟姐妹似乎一點也不在乎他的死亡……之后,就是我們無意間發現了還沒死透的蕭寒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原身的死活,就像一朵小浪花,沒人放在心上。
    
    在奧弗梅拉家族眼里,用一個無能的小兒子,換來優秀的繼承人生還,這個代價可以接受,利益大于感情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并沒有這些記憶,在他穿越時,原身的記憶已被萌芽組織暴力清洗。
    
    首領冷笑,“弱小就是原罪,無能的人不值得可憐,我要知道他現在是怎么回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研究人員道:“我們推斷瓦爾基里實驗在零號身上產生了變異,效果可能超乎我們想象,他獲得的不僅僅是機械天賦,甚至是非比尋常的智商!
    
    零號實驗后半年內表現出無害性,百分之九十的幾率是偽裝,從半年以前,他就開始策劃逃跑!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忍不住插口,“你的意思是洗腦對他沒有效果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恐怕是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神色懊惱。
    
    研究人員繼續道:“試問一個被我們清洗了過往記憶的人體原料,為什么會忽然出現反抗、逃跑的意識?只有一個可能性,那就是實驗幫他找回了記憶。但根據調查,零號曾經并不具備過人的能力,如此狡詐老辣,說明他不僅恢復了記憶,甚至還覺醒了某些奇怪的人格,這是最合理的解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能保證?”首領語氣冷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研究人員嘴里發苦,鬼知道零號到底是什么情況,這只是最合理的猜測而已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號忍不住道:“會不會是因為運氣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頓時像看傻子一樣盯著他,你能靠運氣復制一遍零號的戰績,這個首領位置就給你坐好不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對了,警衛帶回來了零號使用的外骨骼機械臂。”研究人員拿出報告,驚嘆道:“雖然技術上顯得很粗糙,但是很有新意,估計零號的戰斗力大部分來源于這個機械,武器開發部很樂意模仿改良,當然這需要一大筆錢,武器部要求撥款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總算有個好消息,首領心情稍微好了點,“錢不是問題,只要他們能給出成品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研究人員點頭,轉回原來的話題,“無論原因如何,零號滴水不漏隱忍了半年,加上展現出來的機械天賦與戰斗力,他無疑是一個心思縝密、極度致命的危險人物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眾人內心一凜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是特殊的實驗個例,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,如果能獲得他的身體,哪怕是死的也好,就能進一步完善實驗數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在整理以前的監控錄像時,零號半年的偽裝,如此的忍耐性,讓人不寒而栗,所有研究人員從骨子里感到恐懼,但同時,每個研究人員都對韓蕭產生了狂熱的研究欲望!
    
    一號察覺到研究人員眼里的向往,臉色頓時變得陰霾。
    
    他最不能忍受的,就是輸給零號。
    
    在誕生之初,一號便知道他是第二個試驗體,還有人的代號在他之前。
    
    所以一直以來,他都把韓蕭當成假想敵,當他以為終于將韓蕭踩在腳下,現實卻給了他當頭一棒。
    
    首領想起一件事,“對了,在排查出瓦爾基里藥劑的隱患之前,暫停所有實驗,給現存的所有試驗體再進行一輪洗腦,我不想再誕生一個零號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一號眼中滿是怒氣,覺得自己的忠誠受到了侮辱,大聲道:“我愿意帶領隊伍,追殺零號!”
    
    首領看了他一眼,對試驗體小隊他寄予厚望,緩緩道:“你可以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一號感受到首領的重視,斗志昂揚,大聲立下軍令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,把零號給我逮回來,死活不論!”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