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09 激戰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A、B兩組警衛趕到二層,驚駭地看著巴洛塔面目全非的尸體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巴洛塔副總管竟然被殺了?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這里發生了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敵人去哪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監控室怎么沒人應答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馬上去請示林維賢博士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C組發現了林維賢博士的尸體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的天啊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所有警衛倒吸一口涼氣,一臉驚駭,這都是他們印象里那個毫無戰斗力的零號做的嗎?!整個基地被零號一己之力弄得亂套了,有分量的領導走的走死的死,警衛們愕然發現,竟然沒人下命令了。
    
    那個試驗體不是被洗腦了嗎?難道他早就懷著敵意,伺機而動?
    
    想到這個可能,警衛們愕然發現,韓蕭偽裝低調,宛如一把尖刀懸在他們頭頂,隨時隨刻都能取他們的性命,就像藏在陰影中的殺手,而他們一直毫無察覺,反而忽視韓蕭的存在。
    
    每個人頓時后怕不已,出了一身冷汗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要慌張,敵人只有一個,地毯式搜索,允許自由開火,A組去武器庫,B組查看監控室情況,C組去實驗室保護實驗資料,D組把守大門,不論零號想做什么,如果想要逃走,他一定會去大門,行動!”
    
    關鍵時刻,A組隊長接過指揮權,思維清晰,大聲下令。
    
    指令很清楚,警衛們立馬行動起來,基地里六十名武裝人員,分為ABCD四組編制,平常在不同崗位,一旦有突發情況則迅速集結。
    
    然而,韓蕭有應對各種情況的多套方案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轟隆!”
    
    一聲悶響突然從下方傳來,每個警衛都感覺到了地面的震動,A組隊長大驚,急忙喝問:“怎么回事?!”
    
    對講機里傳來猛烈的槍戰聲,混雜著急促的呼喊:“C組在實驗室遭遇敵人,重復一遍,C組在實驗室遭遇敵人,該死的,零號引爆了手雷,實驗室著火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他從哪里拿到的手雷?!”A組隊長驚怒,他和隊員此時就守在武器庫門外,根本就沒人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增援,馬上增援!哪個小組距離最近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們B組也在地下三層,監控室已經報廢了,我們正在往交火地點趕過去!”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地下三層,韓蕭躲在走廊拐角,十米外的實驗室此時冒著滾滾黑煙,火勢兇猛,他用三個綁在一起的手雷轟炸,將瓦爾基里的試驗資料付之一炬,C組的十多名警衛正對著他藏身的轉角掃射。
    
    擊殺巴洛塔后,韓蕭沒有直接前往大門,而是朝著相反方向回到地下三層,他知道警衛們必然布置了天羅地網,從上層開始地毯式搜索,貿然沖上去必會遭遇伏擊。
    
    既然偷偷摸摸逃走的計劃行不通,韓蕭只能改變方案,實驗室在地下三層,這里保存著所有試驗資料,可以說是整個基地的核心區域,把這里炸掉,能一定程度打亂敵人的部署。
    
    什么,你要問他的手雷從哪來的?
    
    武器庫的所有裝備基本都被他組裝研究過,在這個過程中偷一點手雷的火藥、鋼珠,悄悄制作新的手雷藏起來,一點也不難。
    
    偷工減料山寨,靈魂天賦,你懂的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還有77發手槍子彈,五個自制手雷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檢查裝備,火力有限,他飛快從墻角露頭掃視了一眼,然后立即縮回來,子彈第一時間掃了過來,要是慢上0.5秒,就會中上兩三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十二名警衛,三把萊特N9微沖,九把73式黃蜂手槍,火力比我猛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目光一轉,襲擊實驗室已經過去了一分鐘,B組的人在三分鐘內就會趕到,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。按理說他不會知道這個消息,但韓蕭從警衛尸體身上撿了對講機,從而得知了敵人的部署。
    
    事發突然,警衛們一時半會沒察覺到對講機泄露了他們的行動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激活一枚手雷,甩手扔了出去,轟隆炸響,C組警衛紛紛找掩體躲避,槍聲為之一頓。
    
    要的就是這個機會,韓蕭臉色沉凝,機械臂擋在身前,大步沖了出去,迅速拉近雙方距離。
    
    硝煙還未散去,韓蕭便穿破煙霧,沖到了一名警衛面前,機械鐵拳轟在對方的肚腹,這名警衛頓時嘔出一口帶著內臟碎片的鮮血,這一拳帶走了目標一半以上的生命值,直接瓦解了敵人的戰斗力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射擊!快射擊!”
    
    槍聲大作,韓蕭抓著警衛的身體推進,其他敵人毫不手軟,果斷開槍,警衛背部飚射出點點血花,被射成一團爛肉。
    
    依靠肉盾掩護,韓蕭順利拉近距離,如虎入羊群,機械臂轟鳴,一拳一腳就能讓警衛們骨斷筋折,悍然搏殺了三人。
    
    C組警衛急忙四散拉開距離,韓蕭一邊翻滾一邊架著機械臂格擋,子彈叮叮當當被金屬反彈,耐久值水泄般下降,他抽出手槍反擊,射空了一個彈夾,當場射死三名警衛。
    
    就在這時,韓蕭手臂和大腿忽然一痛。
    
    [你被73式黃蜂手槍擊中右臂!受到17點傷害!]
    
    [你被萊特N9微型沖鋒槍擊中左腿!受到21點傷害!]
    
    [你遭受槍擊!陷入輕微流血狀態,每秒損失1點生命,持續15秒,請盡快包扎!]x2
    
    槍擊傷害有很大幾率造成流血效果,在前期很讓人頭疼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眼神微凝,他早有心理準備,這時他有點慶幸巴洛塔的折磨,讓他習慣了疼痛,受傷不影響行動。韓蕭沒時間找掩體和別人對射浪費時間,一咬牙直接拉開手雷扔了出去,特工們急忙臥倒,槍聲再度停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轟!”手雷的爆炸聲讓韓蕭耳膜劇痛,他低吼一聲,再度撲出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分鐘后,C組所有警衛喪生在他的輕裝動力臂下,付出的代價是身中五槍,戰斗結束后他急忙包扎傷口,總共損失110點生命,超過了三分之一。
    
    脫離戰斗狀態后,生命值會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回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硬剛太虧了,要是有主動技能就好了,基礎格斗、基礎射擊,都只提供被動加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搖搖頭,拿出對講機。
    
    “C組,C組趕快答復,情況怎么樣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捏著嗓子道:“咳咳,C組傷亡慘重,已經將目標堵在實驗室里,目標已經中槍,趕快來增援!”說著撿起地上的微沖,隨意掃射,營造出猛烈交火的假象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,堅持住,B組正在路上!”對方不疑有他,韓蕭偽裝的沉默寡言形象,在其他人心里根深蒂固,沒料到韓蕭會耍這種策略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把剩下的三顆手雷綁在一起,掛在實驗室的大門,一條細線掛著拉環,做成一個簡單的詭雷,只要一開門就會引爆。隨后把一張桌子橫放當作掩體,迅速從四周的尸體上搜出大量彈夾,給三把微沖換好子彈,擺在手邊,拿著手槍隨意開槍營造交火的假象,趴在掩體后等待敵人破門而入。
    
    嘈雜的腳步聲由遠及近,砰地一聲,大門被踢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轟隆!”
    
    劇烈的爆炸如約而至,火光膨脹,氣浪掀飛了一地的碎玻璃、子彈殼、碎石頭,混雜著好幾聲慘叫!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二話不說,兩手各撿起一把微沖,借著灰塵掩護沖到門前,槍管伸出門口,向兩側的墻壁突突突掃射,硝煙彌漫隔絕了視線,子彈擊中肉體的沉悶聲音不斷響起,直到彈夾射空,四周才安靜了下來。
    
    破門而入的標準方式一般是一人踹門,其他人藏在門旁,B組雖然運氣好躲開第一輪手雷,卻躲不開隨后的掃射。
    
    面板上的擊殺信息像瀑布一樣刷了十幾條。
    
    B組幾乎全軍覆沒,只剩下三個警衛還沒斷氣,倒在血泊中,見到韓蕭從硝煙中走出,雙眼瞪得渾圓,滿是震駭與驚愕。
    
    連詭雷陷阱都會用,這還是那個低調木訥的零號試驗體?!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連開三槍,送這三人回老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爆炸是怎么回事,情況怎么樣了!”A組隊長大聲喝問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隨便撿起幾把槍胡亂掃射,裝作慌亂道:“B組遭遇埋伏,正在實驗室與敵人交戰,請求支援,請求支援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A組馬上增援。”A組隊長大吃一驚,帶著隊員一路向下前往三層實驗室,A組隊長始終心神不寧,感覺自己漏了什么關鍵點。
    
    直到抵達三層,A組隊長突然意識了什么,急忙道:“所有人注意,零號可能侵入了我們的通訊網絡,現在開始,一切以我的指令為準!”
    
    隊員們臉色劇變,這才考慮到零號拿到對講機的可能性。
    
    實在是因為韓蕭以前的形象太沉默寡言,這才忽略了漏洞。
    
    如果零號得到對講機,那剛才的B組成員的求援信息也有幾率是假傳的,自始至終,其他的B組成員都沒有說話。
    
    A組隊長浮現一個不可思議的猜想,難道B、C兩組都被零號全滅了?
    
    他打了個寒顫。
    
    要真是這樣,豈不是零號以一己之力,殺光了半個基地的防衛力量?他不愿意相信這個猜想,然而一切的線索都告訴他,無論有多不可思議,這就是真相!
    
    他幾乎可以斷定剛才的“B組成員”肯定是零號假扮的,目的是想引誘A組踩進陷阱?
    
    又或者零號只是為了支開A組,想要前往大門逃離基地?
    
    A組隊長急忙道:“D組回話,大門有沒有異常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暫時沒有。”
    
    A組隊長松了一口氣,絕不能被零號牽著鼻子走,警衛傷亡過半,情況失控,寄希望于憑剩余的人手消滅零號已經不現實了,必須立即通知海拉女士!
    
    “A組聽令,馬上返回大門!”
    
    A組隊長有了決斷,他決定聚集所有人守衛大門,等待組織的援兵,這是最穩健的方法,萬無一失。
    
    不管零號想做什么,只要他跑不了,那就是必殺的死局!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