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08 社會我蕭哥,人狠騷話多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換上警衛的制服,離開林維賢的實驗室。
    
    基地里有不少人知道他被林維賢帶走的消息,暫時不能以本來身份出現,只有四個人對他印象深刻——海拉、一號、林維賢、巴洛塔,前面兩個不在基地,林維賢也被他除掉了,只要不遇到巴洛塔,他就暫時安全。
    
    地下實驗室的大門是八十厘米厚的特殊合金門,花光武器庫里所有的炸藥也別想轟開,唯一的方法是通過電子門禁,只有三個人的身份卡有資格開門,林維賢就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張純白的卡片,此刻靜靜躺在韓蕭的上衣口袋里。
    
    但門禁旁邊有哨兵站崗,而且地下一層是警衛的宿舍,這里每一個人都認識三個白卡擁有者,不可能瞞過去。哨兵身邊是緊急關門裝置,只要拉下閘門,便是手動關閉門禁系統,大門將完全鎖死,如果韓蕭大搖大擺拿著白卡去開門,將會無路可退,在十秒內陷入重重包圍。到時候簡直是甕中捉鱉,一發子彈就能帶走他幾十點血,要是被集火,運氣好的話,估計能撐個0.8秒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嗯,很壯烈,不錯的死法,保留這一版作為待選選項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的計劃是切斷通訊,為自己爭取幾個小時的真空期,這是最穩妥的辦法。其實最早的計劃是破壞能源供應,不過門禁系統是通電的,切斷能源將停止運作。
    
    通訊信號的發射器藏在地下三層的墻壁里,需要機械臂破墻。
    
    機械改裝室位于地下二層,韓蕭要先回去拿上裝備。
    
    然而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。
    
    距離機械改裝室只剩下五十米的時候,一只大手突然從旁伸出,按住了他的胸口,韓蕭眼神一凝,攔下他的人竟然是巴洛塔!
    
    真是倒了血霉,基地這么大,怎么就剛好碰上了現在最不想遇到的巴洛塔,這運氣找誰說理去,墨菲難道是命運的化身?!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是哪個小組的,我怎么沒見過你?”巴洛塔疑惑道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低頭,按著帽子遮住長相,“我是新來的,隸屬B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一臉狐疑:“什么時候來新人了,我怎么不知道?我好像在哪聽過你的聲音,抬起頭,讓我看見你的臉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用余光一掃,瞥見巴洛塔的手已經摸向腰上的手槍,做好了隨時開火的準備,旁邊三個察覺不對的警衛也靠了過來。
    
    怎么辦?被發現的話,巴洛塔肯定派人去找林維賢,一發現林維賢的尸體,他的行為就暴露了,所以說果然應該肢解碎尸完再離開嗎?不不不,為了往后幾天的食欲著想,還是別做這種事……死在這里?別有那種想法,做什么事都要有信心好吧,明顯失敗就死的行動,就不要未慮勝先慮敗了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麻煩……我本來不想用B計劃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在說什么?”巴洛塔沒聽清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忽然揚起頭,露出一個危險的微笑,“我一直想對你說,你個驢蛋蛋該去看心理醫生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?!”
    
    趁著對方震驚的電光石火間,韓蕭搶先出手,匕首猛地捅向巴洛塔的胸口,巴洛塔瞳孔驟縮,倉促間后仰,刀刃擦著下顎切開皮肉,帶起一串血珠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開槍!”三名警衛急忙拔槍,但他們剛才靠得太近,離韓蕭只有不到三米,這個距離并不適合使用槍械作戰,韓蕭大步跨過三米距離,拳頭帶著沛然沖勢鑿在當先一人的臉頰上,如果有慢動作回放,能看被拳頭擊中的臉皮像波紋一樣抖動。
    
    -48!
    
    這勢大力沉的一拳直接把對方打懵了,歪歪倒倒撞向兩名同伴,三人摔倒在地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果斷回頭,以五十米沖刺的速度狂奔向機械改裝室,背后響起槍聲,子彈從他身邊擦過,在墻壁上濺射出火花。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捂著流血的下顎,神色陰沉,舉槍向韓蕭瘋狂射擊,大步追上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所有特工聽令,馬上增援二層機械改裝室,目標零號,試驗體失控了!”巴洛塔向領口的微型對講機大吼道。
    
    各層樓巡邏的警衛一臉都驚疑不定,以為聽到了幻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失控?沒搞錯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個試驗體不是被洗腦了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難道這是演習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蠢啊,我都聽見槍聲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子彈呼嘯,危機感如芒在背,韓蕭情緒忽然變得極其冷靜,這是他專注的特殊狀態,心神如冰,理智冷漠,無數情報在他腦海中匯集,眼前的世界變成一張縱橫交錯的網格,就像蛛網,一切都有聯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2秒后能抵達機械改裝室,巴洛塔追上來要3.7秒,三名警衛在4.2秒內無法對我造成威脅,增援趕到的時間在25到35秒之間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經歷過無數次戰斗,豐富的作戰經驗是他維持這個狀態的基礎。
    
    他蛇形跑動,全神貫注躲避射擊。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緊追不舍,他不在乎零號失控的原因,他清楚自己的職責是抓住韓蕭,必要的話,甚至允許當場擊斃,先斬后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有意思,小玩具想要反抗了。”巴洛塔舔了舔下巴的鮮血,眼神兇狠,“這是你自己選的死法!”
    
    雖然被韓蕭偷襲得手,巴洛塔依然有強烈的自信,他可是從業二十年的精銳特工,零號就算學習力驚人,也不過訓練了半年而已,能擋得住他幾招?而且看這樣子,零號已經慌不擇路了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一頭撞進機械改裝室,砰地一聲關上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竟然選擇躲進房間,這可是一條死路,你太嫩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獰笑,沖到門前,抬腳就要踹開門,迅速換了個彈夾,準備開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先掃一梭子。
    
    異變突生!
    
    房門轟地一聲爆裂成漫天碎片,通體流淌著金屬色的機械拳頭破門而出,引擎聲突突轟鳴,泛著銀光的鋼鐵拳頭重重捶在巴洛塔的胸口。
    
    -95!
    
    沉悶的骨裂聲!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整個人像破麻袋一般飛了起來,狠狠撞在墻壁上,肋骨斷了四五根,手槍直接摔飛了,他嘔出一口鮮血,駭然看著造型大變的韓蕭。
    
    此時的韓蕭,左手裝載著外骨骼輕裝動力臂,像一個大號的臂鎧,包裹手臂,鉸鏈和齒輪在轉動,發出嘎嘎的機簧聲,金屬手指靈活地擺動,裸露的管道噴出一股股引擎轟鳴的黑煙,宛如繚繞手臂的黑云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這是什么鬼東西?!”巴洛塔駭然瞪大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不遠處,三名警衛舉槍瞄準,韓蕭比他們更快一步,右手舉起裝載了彈夾的強化版73式黃蜂,砰砰開了兩槍。
    
    敏捷影響射擊準度,技能附帶精度修正,韓蕭此時槍法驚人,子彈分別擊中兩人的眼窩和咽喉,命中要害觸發致死傷害,直接射殺兩人。
    
    第三名警衛開槍了,子彈尖嘯射來,韓蕭搶先抬起機械臂,鐺的一聲,子彈被機械臂的外層裝甲彈開。
    
    [輕裝動力臂(左)損失8點耐久。]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再補了一槍,送第三人歸西。
    
    那名警衛在死前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那個沉默木訥的零號,竟然會如此強悍!
    
    不是說試驗體被洗腦了嗎?!
    
    都是騙人的!
    
    走廊安靜下來,只剩韓蕭和巴洛塔兩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最近的警衛趕到大概要三十秒的時間。”韓蕭活動機械臂,平靜道:“我很想親手扭斷你的脖子,用來感謝這半年你在我身上留下的四百二十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眼神兇悍,呸出一口血痰,從軍靴抽出匕首,彎腰作隨時撲出狀,冷笑道:“剛才那一拳夠帶勁,不過要是以為擺弄這種破爛機械就能打敗我,你是在做夢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證明給我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三十秒,足夠我殺掉你十遍!”巴洛塔狂吼一聲,舉匕撲了過來,宛如獵豹,韓蕭機械臂架在身前,與巴洛塔悍然對撞!
    
    “呲——”匕首在裝甲上拉出長長的火花,兩人錯身而過的瞬間,巴洛塔急擰腰身,小腿甩出,宛如毒蝎揚尾,蹬向韓蕭的膝彎。從身后將敵人踹倒匕首抹脖子,這是非常凌厲的招數,經過海拉訓練的韓蕭猜到巴洛塔會用這招,反應神速,機械臂往后一捶,砸中巴洛塔的小腿,響起清晰的骨裂聲。
    
    -87!
    
    機械臂動力能級38,加上韓蕭本身的能級,幾乎達到了E級超能者的標準。
    
    輕裝動力臂讓韓蕭的攻擊翻了一倍,就算無法對巴洛塔造成碾壓效果,每一擊也有90點左右的傷害,非常可觀,巴洛塔的生命值也不過300出頭,這還是附加了訓練有素專長,加上之前破門而出的那一拳,巴洛塔的血線已經被壓到了一半以下,數據反映到現實的情況,則是巴洛塔開始變得虛弱。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悶哼一聲,忍痛進攻,匕首刁鉆刺向韓蕭的眼睛,動作已然慢了下來,被機械臂一把攥在手中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怎么會輸,你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不甘怒吼,想要拼死反擊。
    
    話音剛落,他忽然眼前一黑,機械手掌按著他的腦袋,狠狠砸進了墻壁,蠻橫的力量,直接把他的怒吼生生摁回了喉嚨里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砰!”
    
    碎石四濺,血肉紛飛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眼中冷光凜冽,將巴洛塔的腦袋按在墻上狠狠一拉,犁出一道深紅色的血痕。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按在墻上摩擦的臉,已經變得血肉模糊,面目全非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松開手,巴洛塔像一灘爛泥軟倒在地,沒有了任何氣息,哪里還有剛才叫囂的氣勢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抱歉,我食言了,沒扭斷你的脖子,要不你起來讓我再殺一次?”韓蕭眉頭一揚。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沒有回答,也沒機會回答了。
    
    [你已擊殺瓦爾基里實驗室副主管巴洛塔,獲得1500經驗。]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和巴洛塔,兩個他最厭惡的家伙,全都死在他手里,韓蕭心情像是三伏天吃了一大口雪糕,渾身舒泰,酣暢淋漓!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