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07 驚愕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怎么辦,很尷尬,要不要若無其事退出去,說一句請停下你們的表演?對這種特殊的感情,韓蕭既不支持也不歧視,他覺得自己看到的不只是兩個男人,而是兩顆寂寞的心。高壓的工作給他們無邊的壓力,得不到宣泄,于是一些特殊感情在每天相處的同事間萌發,這不是你們的錯,都是時臣……呸,世界的錯!
    
    雖然大腦在想著騷事,韓蕭的反應卻一點也不慢,他反握匕首,猶如獵豹沖鋒的姿態直接沖向“三十萬”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三十萬”如夢初醒,急忙拔槍,韓蕭窺準機會揮刀,若非“便秘哥”急忙一腳踢開“三十萬”,刀鋒差之毫厘就能砍下“三十萬”持槍的手腕。
    
    突襲被躲開,韓蕭一點也不氣餒,手指一挑,匕首轉了個圈,從反握變成正握,猛地捅進避之不及的“便秘哥”腹部,握緊拳頭猛擊“便秘哥”的脖頸,動作行云流水,一下將其打暈在地。
    
    -42!-45!
    
    [你的力量為25,目標力量為10……力量判定成功,你超過目標力量兩倍,本次攻擊額外增加50%碾壓傷害!目標陷入暈眩狀態。]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的力量超過這些警衛兩倍,拳腳能給警衛造成碾壓效果,附加暈眩、斷骨等負面狀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很好,解決一個威脅!”韓蕭心頭一定。
    
    被推開的“三十萬”一個后翻滾拉開安全距離,舉槍就要射擊。
    
    如果槍聲傳出去,將會驚動整個基地,韓蕭反應迅疾,一個飛身虎撲撞翻“三十萬”,在地面扭打成一團,手指第一時間卡住扳機,抓著“三十萬”持槍的手腕用力砸在地面,一聲痛呼,手槍頓時脫手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動作不停,一頭撞在“三十萬”的鼻梁上,額頭本就是人體最堅硬的部位之一,這一擊還要加上韓蕭二十五點力量加成,只聽一聲悶哼,“三十萬”的鼻梁骨被撞斷,鼻血泉涌,陷入暈眩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抓住機會,一個翻身來到“三十萬”背后,雙腿鎖住“三十萬”的腰胯,手臂環繞“三十萬”的脖子,用力壓迫,“三十萬”立馬臉色發紫,呼吸困難,發不出聲音,雙腿亂蹬亂踏,宛如溺水掙扎。
    
    裸絞!
    
    [你使用了鎖技,你的力量為25,目標力量為11……力量判定通過,目標無法掙脫。]
    
    僵持了十幾秒,“三十萬”反抗的力道逐漸變小,頸部壓力過大暈了過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險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氣喘吁吁爬起,稍微有些感慨,如果自己是武道系,就不會這么累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武道系是《星海》最熱門的職業,沒別的原因,就是帥!賊他媽帥!招式名稱帥(xiu)氣(chi)到炸裂,什么“炎王地裂波”、“魔貫光殺炮”、“星辰崩滅拳”,威力能不能達到名字的效果不好說,至少能點燃中二之魂,出招的時候不大吼招式名稱總感覺發揮不了全部威力。雖然大部分玩家覺得太羞恥了,但以韓蕭曾經練過武道系小號的經驗,一旦接受這種設定,其實還是蠻帶感的,誰沒有過中二的年紀嘛。
    
    而且武道系戰斗風格簡潔,就是無腦捶捶捶,比起上手難度最高的機械系,就像《憤怒的小鳥》和《黑暗之魂》的區別,簡直是兩款畫風不同的游戲,難度太親民了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有基礎格斗和擒拿技能加成,加上他曾經玩武道系小號的經驗,格斗能力算得上出色,至少對付普通人范疇的強者沒問題。
    
    他用匕首結果了暈倒的兩人,這時候一絲絲的仁慈,都是對自己的殘忍,順手從“三十萬”和“便秘哥”尸體身上又摸出了四個手槍彈夾。
    
    沒時間休息,他把門外的兩具尸體搬進來,脫下一人的作戰服擦掉走廊的血液,用槍托砸爛所有監控屏幕,檢查一遍沒有問題后,便鎖上門離開監控室,表情風輕云淡,誰也看不出來他剛剛宰了四個人,而且還是他第一次殺人。
    
    不得不說面癱是一個好習慣,誰也看不透你在想什么。
    
    肅清監控室,就像移開了懸在頭頂的天眼,終于不用再偷偷摸摸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回到二層,一名警衛忽然攔下韓蕭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林維賢先生要見你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微微一頓,目光微閃。
    
    果然林維賢忍不住了,他早知道會有這一天,不過沒想到會這么巧合。
    
    仔細一想,這說不定對他有利,林維賢是重要的實驗負責人,地位尊崇,是為數不多擁有基地門禁卡的人物,韓蕭本來就想對他下手,對方倒主動送上門來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跟著警衛來到了林維賢的私人實驗室,這里燈光昏暗,墻上的架子放著一瓶瓶透明容器,福爾馬林溶液泡著一個個人體器官,看上去就像某個變態殺人魔的收藏室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目光火熱,打量著韓蕭,他現在很高興,興致勃勃道:
    
    “組織終于把你交給我了,只要解剖了你,就能研究出你與其他試驗體不同的原因,等我挖掘完你的價值,你的尸體有資格成為我的標本,第一個試驗體,多么有紀念意義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沉默得像一塊石頭,黑暗中看不清表情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個警衛,把他給我固定好,別讓他掙扎破壞了我的實驗。”林維賢吩咐完,轉過身背對兩人,從工具箱拿出一柄柄形狀怪異的手術刀、開顱器,不知道切割過多少個人體,透著讓人渾身發冷的森亮。
    
    忽然,林維賢聽見身后發出沉悶的倒地聲,疑惑地轉過身去,卻發現韓蕭不知何時站到身后,居高臨下望著他,占據了他所有的視線。
    
    還沒來得及思考,林維賢忽然心口劇痛,呆呆地往下看,只見一把匕首深深沒入了他的心臟部位。
    
    力氣迅速流逝,手術刀當啷掉在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驚駭欲絕,迎上韓蕭的雙眼,那雙在他印象里永遠木訥的眼神,現在卻如同刀子一般銳利,讓他如墜冰窖。
    
    視線越過韓蕭的身體,林維賢看見那名警衛倒在地上,脖子詭異扭曲著,還沒死透的身體在神經反射下抽搐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眼神茫然,根本沒想過零號可能會反抗,他見證了零號從誕生到被洗腦的全過程,到底哪個環節出現了差錯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對了,還有監視器!林維賢懷著最后的希望著看向墻角的攝像頭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淡淡道:“死心吧,監控室的人死光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這語氣……絕不是那個木訥的零號能說出來!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渾身一震,面若死灰,用盡最后的力氣,沙啞問道:“這……這半年,你都是裝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點頭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……所有人都被你騙了!”林維賢仿佛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世界上,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”韓蕭用力一扭匕首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帶著不甘和驚愕,軟倒在地,眼睛瞪得很大,死不瞑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……可是你的……造物主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他到死也不敢相信,竟然會栽在韓蕭的手里。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