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003 人生如戲,全靠演技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
    
    冰冷的鐐銬鎖住手腳,鐵架固定頭部,延伸出兩個用來撐開眼皮的開臉器,防止眨眼,鐵架椅子前方是一塊黑色屏幕,屏幕兩邊是音箱。
    
    韓蕭被固定在椅子上無法動彈,直視前方黑漆漆的屏幕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洗腦要多久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十二個小時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在這里盯著。”海拉說完,帶著人離開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啟動開關,屏幕亮了起來,顯示出詭異圖片,三角、圓形、波紋,不停轉換形狀,色彩迅速變幻,給韓蕭的視覺造成強烈的沖擊,感到一種非常不舒服的詭異,音箱放著時而躁動時而舒緩的音樂,強烈的矛盾讓韓蕭本能感到不適,想要閉起眼,卻被開臉器撐著眼皮,眼球逐漸充血,一片酸澀。
    
    哇,賊難受!
    
    這是較為原始的洗腦方法,大腦像是精密的儀器,基本原理是用視覺和聽覺的持續沖突讓思維紊亂,校準重置后灌輸“思想鋼印”,雖然這種方式原始了點,但也有好處,不會對大腦構造產生過大的損傷,在林維賢眼里,韓蕭的大腦具有非凡的價值,就是一個珍貴的藝術品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貪婪的眼神,讓韓蕭很火大,就像屠夫看著一頭肉豬,思考著哪一塊肉質最好。
    
    他身上有4點自由屬性點,想了想,投入2點將智力增加到七點,留下2點自由屬性備用。
    
    [你正在遭遇洗腦(低級),進行精神判定……智力7點,低級精神韌性+3……判定通過,你豁免這次洗腦。]
    
    惡心感緩緩消退,韓蕭好受了一些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在一旁暗暗抱怨海拉把麻煩洗腦的工作扔給他,可他不知道,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韓蕭已經免疫了洗腦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隨著最后一次判定結束,韓蕭度過了煎熬的十二個小時,腰酸背痛,眼睛干澀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掐準時間,關閉洗腦儀器,韓蕭頓時如獲新生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又過來了,首領吩咐她親自對韓蕭進行洗腦,不容許出差錯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上的束縛被海拉解開,被綁住的位置血液流通不暢,一片青紫色,韓蕭雖然疼,卻不低頭看一眼,他得演出被洗腦后的狀態,保持眼神木然,沒有焦距,直視前方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忽然彎腰湊近,臉和臉相距只有十厘米,濕潤的氣息噴吐在他的嘴唇上,韓蕭沒有半點旖旎的想法,乖乖,這么危險的關頭,他根本興不起歪心思。
    
    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清晰傳進韓蕭的鼻子,讓他鼻子有點癢,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打噴嚏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語氣輕緩,仿佛帶著催眠的感覺問道:“你是誰?”
    
    嘶……洗腦后,一般要灌輸準備好的身份,面對不確定的問題,最好的反應是沉默。韓蕭調動臉部肌肉,露出像是被玩壞的失神表情,對海拉的話充耳不聞。
    
    咱別的不會演,演個面癱還是沒毛病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附耳說話,呢喃般的話語混合著濕潤的熱氣進入他的耳中,酒紅色的卷發搔著他的脖子,有些癢,視線余光能看見海拉敞開的作戰服領口,大片滑膩的雪白差點晃瞎他的眼,韓蕭心里古井不波,不動如山圣如佛。蒼山有井名為空,松海有島喚作楓,開玩笑,觀摩過幾百遍葫蘆娃,我會中你的美人計?
    
    “從今天開始,你的名字是零號,萌芽組織是你的家、你的國,是你甘愿奉獻一切的安魂所,你對組織具備至高的忠誠,你所做的一切思考,都要基于組織的利益,你不能隱瞞任何事,不能做出損害組織利益的行為,你存在的意義,就是執行組織的命令,隨時準備為組織獻出生命!”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冷笑著補充道:“你生是組織的人,死是組織的鬼,就算把你制成標本,你也只能服從!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:“你是誰?”
    
    這次和之前不一樣,是判斷洗腦成功與否的問話,韓蕭心念一轉,并沒有馬上回答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眉頭擰起,轉頭看向林維賢,目光冷冽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嘟噥道:“我一直按照程序洗腦,不會出錯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就在這時,韓蕭終于開口了,故意把語調拖得很長,聽上去像是反應遲鈍,“我是零號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目光一亮,想到了解釋,“瓦爾基里溶液增強了零號的學習能力,后遺癥可能是削弱他的情感交流能力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想到之前零號專注于書本的表現,的確對外界的變化很遲鈍,不由相信了這個說法,“看來實驗并不完美。“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嗤笑,“你錯了,這才是完美的效果,一個炮灰要什么感情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帶他去休息,我去請示首領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暫時安全了!韓蕭總算松了一口氣,在被洗腦的時候,他就想好了要把自己塑造成反應遲鈍的形象,能降低敵人的警惕心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雖然穿越的位置不太好,不過還好在時間上沒那么糟糕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他經歷的瓦爾基里實驗,只是未來的【超級戰士計劃】的雛形版本,還沒有研發出微型自爆芯片掌控試驗體的忠誠,如果穿越到那時候,他覺得早點自斷命根而死還能少受點罪。
    
    幸運女神總算臨幸我了!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海拉接通一個加密號碼,“首領,零號情況穩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手電話里傳出沙啞的男聲,“完成洗腦了嗎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親自主持,不會出問題,你對零號有什么安排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瓦爾基里實驗目的是培養戰士,訓練他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不置可否,既然是首領的安排,她沒有異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妹妹怎么樣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哼哼,我們的交易可不是這樣的。”男聲略有些戲謔,“我給了你兩個月探望一次的權限,別越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白嫩的手背繃起青筋,臉色陰晴不定。
    
    男聲沙啞笑了起來,聲音像是砂紙摩擦般刺耳,咔擦一聲掛了電話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瓦爾基里實驗室的建筑基調是白色,位于地下,空氣里充滿壓抑的味道,來來往往的警衛眼神冷冽如刀。
    
    休息了一晚后,韓蕭被帶到一個封閉的訓練場,海拉在這里等著他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不清楚萌芽組織對他有什么安排,但推測不會舍棄他的“學習能力”,一定能得到很多獲取機械技術經驗的機會。
    
    短期內看來是逃不出這個防守森嚴的基地,韓蕭做好了長期被困住的心理準備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零號,從今天開始,你每天都要進行格斗和射擊訓練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將一套護具扔給韓蕭,“穿上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看這架勢是要開打,韓蕭很快穿好護具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腳步一擰,高幫作戰靴在地板搓出刺耳的摩擦聲,爆發出巨大的動能,眨眼間跨越五米的距離沖到韓蕭眼前,包裹在黑色緊身制服的大長腿帶著呼呼的風聲,如鞭子般狠狠抽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砰!”
    
    速度太快了!
    
    韓蕭眼睛一花便被踢中,即使穿了護具,胸骨依然嘎吱作響,臉色驟然一白,退了十幾步,捂著胸口劇烈咳嗽。
    
    不愧是超能者,即使沒出全力,速度依然比普通人的快好幾倍。
    
    海拉淡淡道:“給你休息三十秒,繼續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格斗訓練粗暴簡單,沒有一句交流,就是不停地打打打,兩個小時過去,韓蕭渾身精疲力盡,身上沒有一處不痛,他簡直懷疑這個女人有施虐傾向,著裝風格很女王的女人都喜歡這種調調?
    
    [海拉(Lv30)向你傳授【基礎格斗】,目前進度5%]
    
    訓練完畢,海拉一句話也沒說,轉身離開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個魁梧的男人走進來,拽著渾身幾乎散架的韓蕭,來到隔壁的射擊訓練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是你的槍械教官,也是基地的副主管,巴洛塔。”魁梧男人自我介紹,長相獰惡,額頭有一條猙獰的刀疤,一雙三角眼滿含煞氣,把一支73式黃蜂手槍塞到他手里,道:“里面有十顆訓練彈,給我全部擊中靶子頭部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韓蕭頓時一愣,人形靶子在三十米開外,無規律橫移著,一上來就是這么高難度,他現在沒有各種射擊技能修正,等于沒接觸過槍械的新手,不脫靶都算是狗屎運,全部打中頭部?奧運射擊冠軍才行吧!
    
    韓蕭只好用酸痛的手臂舉起手槍,扣動扳機,后坐力震得手腕悶痛。
    
    砰砰砰十槍打完,韓蕭看了眼旁邊的電子記分牌,分數自然不夠。
    
    后背忽然感到被利器劃過的劇痛,韓蕭心頭一顫,以莫大毅力控制才沒當場叫出來,回頭看去,只見巴洛塔把玩著一柄黑黝黝的戰術匕首,舌頭舔著刀鋒沾染的鮮血,一臉病態的興奮,冷笑道:“繼續,沒達到我的要求,我就給你一刀,看看你今天要放多少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瘋子!”韓蕭氣極,伸手一摸后背,濕漉漉滿手鮮血。
    
    射擊場的一面墻壁是單面鏡,鏡子后是一個監視房,海拉和林維賢在這里看著這一幕。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搖頭道:“這么寶貴的試驗體,巴洛塔一點也不知道珍惜,不如讓我把他解剖了研究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眼里閃過一絲厭惡,隨即消失無蹤,淡淡瞥了林維賢一眼,“組織不會答應你的要求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林維賢冷笑,“等組織榨干了他的利用價值,終究會把他送上我的實驗臺,我創造了他,他就是我的私人物品!”
    
    海拉清楚林維賢說的是事實,這就是組織的行事風格,索性不再說話。
    
    在組織眼里,韓蕭只是一個工具,連“人”都算不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[巴洛塔(Lv15)向你傳授【基礎射擊】,目前進度5%!【特工】職業解鎖進度1%]
    
    胳膊又被劃了一刀,每刀都不深,但他身上已經累積了十幾條刀口,衣服被血浸濕。
    
    巴洛塔饒有興趣地看著臉色蒼白卻一聲不吭的韓蕭,瞇著眼一臉享受,他喜歡刀鋒劃過血肉的觸感,他喜歡鮮血的氣味,像花朵一樣綻放的鮮紅,是他眼中最美的景象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慘叫呢?”巴洛塔把玩著匕首,語氣陶醉,“不會叫,可不是一個合格的玩具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死變態!
    
    韓蕭深吸一口氣,很想一拳砸上巴洛塔病態的笑臉,可他知道這種魯莽的行動,只會帶來不妙的結果。就像玩擼啊擼線上被人打崩,還要熱血上頭和敵人硬剛,只會崩的更慘。
    
    正確的做法是呼叫打野,把打野也一起帶崩,然后大家愉快地吵架,歡聲笑語中打出gg,省下一盤游戲浪費掉的生命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要是按他年輕時的脾氣,上去就是兩個嘴巴子加一套素質三連,可是現在不像玩家能復活,他還能怎么辦?還不是像個父親把別人原諒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先讓你笑個夠,以后總有你哭的時候……”韓蕭咬牙,不是氣的,疼的。
    
    (新書就是幼苗,需要大家的呵護才能成長,求推薦票,求收藏,求大家的支持!)
    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