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1453 什么?世界樹打來了?!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筆趣閣www.adbqg.com,最快更新超神機械師最新章節!

游行的人群,憤怒的吶喊,燃燒的烈焰,狂熱的氛圍。
    
    歌蘭的旗幟在滾滾黑煙中飄揚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們要求真相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反對歌蘭暴政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交出明莫克組織所有相關人員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下臺!下臺!”
    
    歌蘭國府大樓前的廣場聚集著人山人海,無數張面孔猙獰憤怒,無數張標語牌高舉半空,無數雙手臂用力揮舞,雜亂的嘶吼聲沖破云霄。
    
    國府大樓前站著一排排全副武裝的衛兵,面色嚴肅,舉著防爆盾組成警戒線,一次次承受著人群的推搡與撞擊,沉悶的碰撞聲頻繁響起。
    
    碎裂的玻璃、空空的彈殼、踩癟的罐頭、滿是腳印的橫幅,遍地都是雜物,火堆在燃燒,撒著雪花般飄揚的飛灰,地面發黑的焦痕與凝固的血跡混合在一起,散發著難聞刺鼻的氣味。
    
    因為明莫克組織的多次襲擊事件,歌蘭國府不斷加強了管控,無數人曾信以為真,可后來有知情人士曝光內幕,原來明莫克的行動實際有歌蘭國府的授意。當這些把戲被拆穿,歌蘭民間爆發了激烈的反抗,無數民眾覺得自己被戲耍了,走上街頭抗議,進行示威,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很多天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民意洶涌,歌蘭國府也頂不住了,已經無法控制事態,此時一批民間反抗力量在國府大樓面前示威,直接沖塔,沒有高層愿意在這種風口浪尖冒頭。
    
    人群中,肖恩單薄消瘦的身體被撞得東倒西歪,雙手卻緊緊握著旗桿,高舉著歌蘭的國旗,跟著人群聲嘶力竭吶喊口號。
    
    他多日沒心思清洗的頭發一綹綹板結,反射著油光,脖頸繃起一根根青筋,年輕英俊的面龐扭曲猙獰,神色憔悴卻又情緒激動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肖恩……肖恩!”
    
    四周的吶喊聲震耳欲聾,幾乎聽不清自己在說什么,直到喊他名字的聲音慢慢靠近并重復了七八遍,肖恩才隱約聽見有人在叫自己,扭頭望向了聲音來源。
    
    只見一個矮壯的青年扒開人群,肩頂腰拱,艱難地前進,滿是橫肉的臉上汗水淋漓,他懷里護著一個小包裹,后面還跟著幾個同樣年紀的青年,一起費力擠到了肖恩身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馬格,你們怎么來了?你們家里不是反對你們參加反抗游行嗎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肖恩瞪大眼睛看著矮壯青年,一臉意外,因為叫喊太久,嗓子撕裂一般疼痛,聲音嘶啞無比。
    
    眼前這幾人都是他的鄰居、發小,平時在一起玩的死黨,但因為各自家里人強烈反對的緣故,這些死黨沒能參與歌蘭民間反抗者組織的示威游行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有自己家里親人去世很早,沒人阻止,所以憑著一腔熱血,自發參加了示威行動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嘿,咱們是偷偷跑出來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馬格嘿嘿一笑,將包裹打開一條縫,只見里面是有點掉漆的綠色軍用水壺和幾袋速食食品,此外還有一些護腕、護肘之類的運動防具。
    
    沒有征求肖恩的意見,馬格自顧自將包裹背帶掛在了肖恩身上,緊接著不由分說奪過了肖恩握在手里揮舞的歌蘭旗幟。
    
    肖恩下意識奪了一下,卻沒法撼動馬格穩定有力的手掌,拿不回旗幟,不禁詫異起來,不解道:
    
    “你這是干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還能干什么,當然是替你在這里搖旗吶喊,我都快被你身上的汗臭味熏吐了,看看你現在的樣子,你是多久沒休息了?放心吧,我們在這里頂著,給你占著位置,你先去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吧……哇呀呀!抗議暴政!”
    
    馬格語氣理所當然,頂替了肖恩的位置,在這里高舉旗幟,跟著人群一起興奮嘶吼了兩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這里太亂了,你們沒必要來……”肖恩無奈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這叫什么話?你能來我們不能來?誰不想為歌蘭出力?要不是家里看得緊,咱們早就跟著你一起來游行了。”馬格故作不高興,大聲道:“正是因為這里太亂了,我們才要來照看你,你是什么臭脾氣咱們還能不了解嗎,熱血上頭就不顧后果,就憑你這個小身板,也不怕被別人給擠碎了?我們不來,你出了危險怎么辦?”
    
    肖恩嘴唇囁嚅了一下,猶豫道:“但是你們家里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哪來這么多廢話,這會知道擔心了?怎么之前不先為自己擔心一下?”馬格一只手用力拍了拍肖恩的肩膀,大咧咧道:“你都敢過來,我們有什么不敢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肖恩心里感動,抽了抽鼻子,“你們這群家伙,弄得我有點想哭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得了,都是兄弟,可別說謝謝的話來惡心我了。”馬格豎起大拇指,頂著胸膛,挑眉道:“放心吧,誰叫你是咱們的小弟,我罩著你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另外幾個死黨聞言也笑了起來,伸手揉搓肖恩的腦袋。在所有朋友之中,肖恩的身體是出了名的瘦弱單薄,所以平日里馬格等死黨便對他多有照顧,把他看成弟弟一樣。
    
    肖恩只覺得心里熱流涌動,眼眶暖烘烘的。
    
    他的親人早亡,最親近的是這一群死黨發小,都是志同道合的熱血青年,此時感受到朋友們的好意與關心,他只覺得本來疲憊的身體似乎又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。
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好,那這里就交給你們了,我去旁邊緩一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肖恩抿了抿干裂的嘴唇,沒有繼續矯情拒絕幾位死黨的好意,重重點了點頭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馬格無所謂地擺了擺手,轉頭興奮地跟著人群一起嘶吼。
    
    肖恩臉上流露出笑容,緊了緊身上厚實的包裹,正打算用力擠出人群。
    
    然而就在下一刻,尖利刺耳的防空警報陡然從遠方響起,迅速擴散全城!
    
    “嗚嗚嗚——”
    
    無論是示威人群還是國府大樓前的衛兵,全都嚇了一跳,人群下意識停止示威,衛兵放緩了手中的力道,所有人望向天際,表情疑惑又茫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肖恩和身邊的死黨也嚇了一跳,左顧右盼,滿臉困惑。
    
    忽然間,尖銳的破空呼嘯聲由遠及近,天際突兀出現了一條條煙痕,從天而降,栽落在遠方的大樓之間。
    
    正當眾人不解之時,下一刻,刺耳的爆鳴聲驟然炸響!
    
    “轟隆!!”
    
    猛然爆發的沖擊波掃過大街小巷,宛如颶風呼嘯,所過之處,所有樓房的玻璃全部震碎!
    
    眾人瞪大的瞳孔,倒映出擴散而至的沖擊波,下一秒,裹著無數雜物、碎塊的沖擊波猛然襲來,掀翻廣場上的人群,所有人都被震翻在地!
    
    肖恩重重摔在地上,余力未消,還被拖出去了好幾米,手臂、大腿擦出血痕,一縷鮮血從額頭淌下,模糊了一邊眼睛的視線,大腦被撞得震蕩,導致眼中的世界天旋地轉,耳膜嗡鳴不休,整個人胸悶欲嘔。
    
    他驚恐地仰頭望去,只見遠處的城市群已然景象大變,發生了劇烈的爆炸,樓房倒塌,變成廢墟,夭矯狂舞的烈焰沖天而起,濃煙滾滾,幻化出一朵朵蘑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空、空襲!是導彈?!”
    
    肖恩猛地瞪大眼睛,滿臉不敢置信。
    
    驚慌剎那間在廣場蔓延開來,所有示威人群和警戒衛兵全部露出了驚恐之色。
    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遠方的天際突然出現了一個個小黑點,只見一艘艘戰斗機飛速駛來,方向正是歌蘭國府大樓,朝著眾人的位置飛速靠近,來勢洶洶。
    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人群登時如夢初醒,尖叫聲沖破云霄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快跑啊!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敵襲!!”
    
    人群四散奔逃,根本顧不上別的了,示威用的標語牌瞬間丟了一地。
    
    頃刻間,廣場陷入了無秩序的混亂,不少人被推搡著摔倒,瞬間便淹沒在了驚慌逃離的人潮之中,沒了聲息。
    
    肖恩已經徹底愣住了,張大嘴巴癱坐在原地。
    
    眼看著就要被人群踩踏,就在這時,一股大力從肩膀上傳來,一下子將他拽了起來。
    
    只見馬格已然爬起,渾身都是血跡,不知何時湊了過來,千鈞一發之際將肖恩從地上拉了起來,用力一推肖恩的肩膀,將他頂了出去,滿臉焦急,怒聲大叫:
    
    “你還愣著干什么?快點逃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肖恩大腦混亂,已然是一片漿糊,強烈的驚悸與求生的意識,讓他無暇思考其他,本能地按照慣性機械地擺臂,趔趄著跟著人群亡命奔跑。
    
    直到跑出去好遠一段距離,肖恩才如夢初醒,趕緊回頭尋找馬格與一干死黨。
    
    但在逃跑途中,眾人已經被人群裹挾著走散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咻咻咻——”
    
    更多的呼嘯聲從天際傳來,他下意識回頭望去,只見一艘艘戰斗機飛速逼近歌蘭國府大樓,外殼上的瑞嵐國徽反射著刺眼的火光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枚枚掛載的近程導彈從戰斗機腹部射出,拖著長長的尾焰,精準命中歌蘭國府大樓周邊。
    
    轟隆隆隆——
    
    劇烈的爆炸連環響起,國府大樓瞬間面目全非,千瘡百孔,一團團火光迸發,照亮了一張張驚恐的臉龐。
    
    眾目睽睽之下,歌蘭國府大樓轟然坍塌,倒在破碎的廣場,掀起大片煙塵。
    
    肖恩的瞳孔倒影中,
    
    歌蘭的旗幟在洶涌烈焰里焚燒殆盡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