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護眼
字體:

1449 我們是見過大風大浪滴

首頁 書架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
筆趣閣www.52bqg.net,最快更新超神機械師最新章節!

遠古星漠,某死寂行星。 空中掛著青綠色的月芒,龜裂的黑色大地亙古靜寂,寸草不生,沒有一丁點盎然綠意,偶爾可見一些破碎的建筑殘骸斜斜插在土里,冒出來的部分充滿斑駁的風蝕痕跡,精美的雕飾已然模糊不清,還有碎裂的人物雕像栽在地里,有的只剩半個腦袋,有的只剩半個身子。 這一片區域仿佛是某個被歲月掩埋的廢城遺址。 一艘小型飛船懸停在離地一米的半空中,散發出一個覆蓋數十公里的淡藍色場域,提供遠程能量輸送與維生等功能。飛船外觀前窄后寬,呈三角流線型,銀白與燦金相間,外裝甲上還刻著超能圣域、黑星軍團和龍坦浮島三家的徽記,這是軍團后勤部還未量產的特制高尖端飛船,裝配了各種尖端技術,能突破五檔曲速限制,達到17.7級,造價不菲。 此時此刻,在飛船維生場域的下方,大約五百多米深的地底,兩個人影正在一座地底迷宮般的遺跡中緩緩跋涉。 “這是特斯蘭德第五王朝的都城遺跡,也是特斯蘭德人最后的余暉,他們的文明在探索歷末期便自我消亡,后來拾荒者挖掘出了一些古物,才讓這個文明的遺址重見天日。說起來他們也是不走運,沒想到賴以繁衍生息的母星,在無數年前曾是一群星際巨獸的休眠地,古獸的蘇醒,給他們的文明帶去了滅頂之災……” 哈里森撫摸著地宮墻壁上模糊的浮雕,侃侃而談,珍妮抱著孩子,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,眼中閃爍著感興趣的神采。 珍妮已經把孩子生下來了,在龍坦休養了幾個月,哈里森的冒險欲望越發高漲,珍妮也一樣閑不住,兩人一拍即合,動用裙帶關系,從軍團后勤部免費提了一艘尖端飛船?到處游玩探索。 因為帶著孩子,所以不適合去太過危險的地方,于是哈里森決定帶著珍妮去考古?為此特意加入時空研究會?閱讀了大量遺失文明的典籍?決心當個“好導游”。 三人此時都穿著軍團出品的新一代星際探索機甲,足以承受各種極端環境,孩子的機甲更是特制型號?還帶有精神穩定、安眠、自動換洗尿布等一系列功能…… 哈里森駐足停在一排碎裂的雕像面前?伸手指了指,笑道: “這里是最后一任特斯蘭德王在年輕時期為列王修繕建造的地宮,在一般人看來?他是為了祭奠列王?但實際在一些典籍的記載里?他建造這座地宮?實際是為了掩蓋一個深入地底的天然通道?里面棲息著一只幼生體古獸?他想悄悄將其馴服,利用這種規格外的力量,打破攝政王對他權力的鉗制……聽起來很沒勁是吧,又是無趣的宮廷政治斗爭,但是后來的走向?你一定想不到。” “他不小心喚醒了更多古獸?導致文明毀滅?”珍妮好奇。 “哈哈?你猜錯了?他喚醒了這頭古獸,但卻與它墜入愛河,由于古獸的特殊基因?最后一任特斯蘭德王與古獸越親密,血脈就會逐步異化,最終他在宮廷朝會上變身成了新的古獸,親自帶領古獸摧毀了王城……” “這是跨越物種的愛情?還是古獸的心靈暗示?” 珍妮睜大眼,雖然星際跨物種戀愛很常見,但乍一聽還是頗有沖擊力。 “這就不清楚了,只有當事人知道。”哈里森搖頭。 “那后來怎么樣?” “后來嘛,沉眠的古獸紛紛蘇醒,遁入星空,而最后一任特斯蘭德王下落不明,有人說他隨著古獸族群一起消失在星空之間,有人說他帶著伴侶留在了母星的廢墟,永遠在這片死寂的大地自由自在奔跑……” “聽起來還有點浪漫。”珍妮有些意猶未盡。 “哈哈,說不定我們還能在這里找到他們的尸骸呢,這也是我們這次探索的目的嘛。” 哈里森大笑。 兩人隨口聊著,一路深入,大部分時候是哈里森在說,珍妮在聽,沒多久,終于來到了地宮的終點,這里有一個被亂石封堵的通道。 哈里森隨手一拳拍碎障礙,露出斜斜向下的破碎階梯,他帶著珍妮走進去,走了許久,才來到終點,只見這是一個洞窟般的空間,兩頭獸類的骨架抱在一塊,像是相擁而死一樣。 “這會不會就是最后一任特斯蘭德王和他的伴侶?”珍妮好奇。 “我覺得像……看來他們是決定留在這里陪伴彼此,一起永眠了。” 哈里森眼神閃亮,拍了一連串錄像,然后拾起幾根骨頭裝起來,打算帶回去研究。 但就在這時,地面忽然搖晃了一下,兩人感受到洞窟在震動,幅度在逐漸變大,很快便地動山搖。 隆隆隆—— 地脈活動的聲音隱約傳來,越來越響,猶如大地在咆哮,震耳欲聾。 “要塌方了?” 哈里森一凜,立馬帶著珍妮朝著來路飛去,速度極快。 可才到半路,整座地宮轟然坍塌。 轟隆隆隆—— 無數土石落下,填滿了所有空隙。 而從上空俯瞰,這片地面瞬間塌陷,變成一個巨大的凹坑。 但就在這時,一股帶著淡淡綠芒的力場陡然從星空降臨,一把撕裂地表,刨開土石。 在力場的牽引下,一個渾圓的土球從地下破土而出,在半空飛了一段距離,最后掉在了飛船旁邊。 土球一震,上面沾染的土石碎塊簌簌落下,暴露出一個渾圓的藍色護罩,哈里森三人的裝甲感應到外界沖擊,自動撐開了護盾,這點小場面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,三人都是毫發無損。 這時,一襲黑裙的艾默絲從天上落下,飄在三人面前,眉眼帶著無奈之色,不滿道: “怎么這么不小心,我一來就看到你們被活埋了,既然帶著孩子,就不要往這種危險的地方鉆了。” “咳咳,意外意外。” 哈里森不好意思,雖然他們不會在塌方中受傷,但是要爬出來終歸需要一點點時間,沒想到被艾默絲撞見了,這讓他很不好意思。 一旁的珍妮倒是沒什么反應,她跟著哈里森在外面跑了一年多,一起被活埋了七八次了,反正不會受傷,她早就習慣了。 擁有非凡的力量,對危險的定義也肯定與常人不同,珍妮也不怕帶著孩子冒點小風險,此時好奇問道:“姐,你是怎么找到我們的?” 話音落下,菲利普突然冒了出來,坐在艾默絲肩膀上,比了一個大拇指。 “當然是我的功勞了嗡,所有軍團出廠的飛船,我都能定位的嗡~” “好吧,我差點忘了黑星給了你調動軍團智能的權限……那你親自找我們干什么,有什么事不能在通訊里說嗎,干嘛打擾我們的二人世界。” 珍妮撇嘴。 艾默絲扭頭望向珍妮懷中呼呼大睡的孩子,臉上露出溫柔的笑意,“我想我外甥了,來看看不行嗎?快,把孩子讓我玩玩。” “你想都不要想!你是不知道自己手有多重嗎,每次給你,你都一點也不知道疼惜,不是你的孩子你就不心疼是吧!” 珍妮立馬堅決反對,側過身子,把懷里的孩子護住。 然而艾默絲聽也不聽,不顧反對,隨手操控力場,從她懷里掏走了孩子,接著打開機甲,用手指揉捏著娃娃胖乎乎的臉蛋,一下子把小孩給弄醒了,發出哇哇哭聲。 “喂!你給我輕點!”珍妮用力拽著艾默絲的手臂,滿臉不忿,扭頭朝著哈里森叫道:“你還在那里看著干什么?上來幫忙啊!” 哈里森杵在一旁,面露苦笑。 人家姐妹打打鬧鬧,他哪里敢上去拉偏架。 “你懂什么,我這是在用氣力為他疏通身體,為他打下良好的體魄根基。” 艾默絲不理會珍妮,不斷揉著小娃娃的臉蛋,愛不釋手,不過她雖然控制了力道,但沒有什么育兒知識,仍舊弄得孩子哭鬧不止。 珍妮扳不過艾默絲的力氣,在一旁氣喘吁吁,只好湊上來一塊哄小孩,總算哄得寶寶安靜下來,這才無奈道: “你不是不喜歡小孩嗎?干嘛老是纏著我?” “我以前不喜歡,又不代表現在不喜歡。” 艾默絲頭也不回,自顧自逗弄著小孩,總算把孩子逗得咯咯笑了起來。 珍妮沒好氣道:“你喜歡那你自己生啊,干嘛老是玩我的孩子。” “費那功夫做什么,你這里不是有現成的嗎?”艾默絲眨眨眼。 珍妮嘴角一抽,她有時候真受不了艾默絲這種率性而為、我行我素的作風。 她無語了一陣,突然好奇道: “說起來,你到底想好了沒有,要不要和黑星誕下子嗣,他不止一次說起過了,但你都沒有回應他。” “……我還沒想好,再考慮一下吧。”艾默絲有些猶豫。 “我的好姐姐,你都考慮多久了?”珍妮無語,“雖然你們壽命漫長,但考慮總得有個結果吧。也就是黑星慣著你,不然換成其他人,在這個年紀恐怕連族群都弄出來了。” 聞言,艾默絲斜了她一眼,嘖嘖稱奇:“你以前不是一直不樂意我接納黑星的嗎,怎么現在反而催促我和他繁衍后代了?” 珍妮撇撇嘴,不說話。 她以前確實不高興韓蕭與艾默絲在一起,但現在她連孩子都有了,巴不得韓蕭天天把艾默絲禍害得沒法下床,讓她生個痛快,這樣的話,自己和孩子就不會受到艾默絲的騷擾了。 嗡—— 就在這時,空間微微波動,韓蕭從虛無中邁步跨出,傳送而至。 “嗯?你怎么也來了?”艾默絲看了過去,有些意外。 “你借用了菲利普的權限,我當然會收到消息。”韓蕭聳聳肩。 “那你過來干什么?”艾默絲瞇起眼睛,語氣莫名,上次的事情她還記著,心里還有點小情緒。 “我的事情暫時辦完了,過來陪陪你嘛。”韓蕭笑了一下。 “你看我現在需要你陪嗎?”艾默絲揚了揚手里珍妮的孩子,輕輕哼了一聲。 韓蕭低頭看了一眼孩子,又看到珍妮對他使了個眼色,他頓時大步上前,拎著孩子的衣服,將他放到珍妮手里,笑道:“你現在這么喜歡孩子,咱們也生一個吧。” “你又來?”艾默絲眼神游移,“我不是拒絕過你了嗎?” 韓蕭旁若無人摟住艾默絲的腰肢,輕笑道:“你拒絕多少遍,我就你問多少遍,直到你答應為止。” “哼,不要臉……我還以為像你這樣的大人物,對于后代沒什么執念,沒想到你還是一樣俗。” 艾默絲沒有掙脫韓蕭的摟抱,只是雙手撐著韓蕭的胸膛,上身微微后仰,不讓他靠近。 韓蕭沉吟了幾秒,才低聲開口,發自肺腑:“世事浮沉,無論我們是誰,都需要某些東西錨定自己的存在,或是理念、或是信仰、或是感情……我已經做出了選擇,讓一切進入新的時代,使我們變成獨一份的存在,不會再有循環的來者,所以我也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么樣,我只是希望,我在這個世界上多一個寄托,讓我永遠也不會忘了你。” “喲,真難得,你竟然還會哄我呢……難道你現在對我記得還不夠深刻嗎?” “更深一點不好嗎?” “……你這是在調戲我?” “不然呢,你以為我的手在做什么?” 兩人不知道有過多少次肌膚之親,根本不會害羞,眉來眼去之間,說話越來越露骨。 哈里森和珍妮見勢不妙,已經悄悄登上飛船,趕緊啟動引擎,推進器噴出尾焰,迅速升空跑路。 很快,飛船駛離外層空間,行星在視野中越來越遠。 但還不等哈里森緩一口氣,只見視野后方的星球突然劇震,地表砰然碎裂,炸開一個在外層空間都能俯瞰到的巨坑,沖擊波橫掃而出,掀飛了無數砂石,像是一下子遭到了無法承受得撞擊。 緊接著,星球像是遭受了連續不斷的無形打擊,地表一片片凹陷下去,整個地殼如雞蛋殼般碎裂,物質全部往中心塌陷,表面變得千瘡百孔,熾紅色的熔流噴射而出。 “這倆狗男女,真當我們不存在一樣……” 珍妮又生氣又興奮,頗有唯恐天下不亂的激動,滿臉通紅,在心里加油打氣,恨不得兩人再用力點。 而就在下一刻,刺眼的強光迸發,星球直接爆碎! 轟隆! 激烈的能量洪流擴散,追上了飛船的尾巴,把防護罩都打了出來,直接將飛船拍飛,在宇宙空間打著旋兒飛了出去。 過了一會,飛船才自我穩定下來。 哈里森抹了一把冷汗,回頭看著星球爆炸的末日場景,悄悄咽了一口唾沫,表情十分復雜。 “幸虧我們跑得夠快……可惜這一片遺跡了……”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?